索 引 號: 000014672/2007-00805 分類:  環境管理業務信息\生態環境保護
發佈機關:   國家環保總局 生成日期:  2007年10月24日
名  稱: 
文  號:   環發[2007]163號 主 題 詞:  環保 物種資源 保護 規劃綱要 通知
國家環境保護總局文件

環發[2007]163號


關於印發《全國生物物種資源保護與利用規劃綱要》的通知

各省、自治區、直轄市人民政府,新疆生產建設兵團,發展改革委,教育部,科技部,財政部,建設部,農業部,商務部,衛生部,海關總署,工商總局,質檢總局,林業局,食品藥品監管局,知識產權局,中科院,中醫藥局,海洋局:
  
  為貫徹落實國務院辦公廳《關於加強生物物種資源保護和管理的通知》(國辦發〔2004〕25號)精神,我局聯合生物物種資源保護部際聯席會議成員單位共同編制了《全國生物物種資源保護與利用規劃綱要》。經國務院同意,現印發給你們,請結合實際工作,認真貫徹落實。
  
  各地區、各有關部門要充分認識生物物種資源保護和管理的重要性和緊迫性,將生物物種資源保護和管理工作列入重要議事日程,分別編制本行政區和相關領域的保護與利用規劃,並納入國家和地方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計劃,認真組織實施。
  
  附件:《全國生物物種資源保護與利用規劃綱要》
  
  

二○○七年十月二十四日
  
  

主題詞:環保 物種資源 保護 規劃綱要 通知
  
抄送:國務院辦公廳,各省、自治區、直轄市環境保護局(廳),解放軍環境保護局,新疆生產建設兵團環境保護局,各直屬單位,各派出機構。
  
  

附件:
  

全國生物物種資源保護與利用規劃綱要

 
  一、前言
  
  “生物物種資源”指具有實際或潛在價值的植物、動物和微生物物種以及種以下的分類單位及其遺傳材料。“生物物種資源”除了指物種層次的多樣性,還包含種內的遺傳資源和農業育種意義上的種質資源。而“遺傳資源”是指任何含有遺傳功能單位(基因和DNA水平)的材料;“種質資源”是指農作物、畜、禽、魚、草、花卉等栽培植物和馴化動物的人工培育品種資源及其野生近緣種。
  
  生物物種資源是人類生存和社會發展的基礎,是國民經濟可持續發展的戰略性資源,生物物種資源的擁有和開發利用程度已成為衡量一個國家綜合國力和可持續發展能力的重要指標之一。
  
  我國是世界上生物多樣性最豐富的國家之一,也是世界上重要的農作物起源中心之一,還是多種特有畜、禽、魚類種和品種的原產地。此外,世界著名的中國傳統醫藥及其相關傳統知識是許多相關產業的珍貴創新資源。
  
  由於人口的快速增長、對生物物種資源的過度開發、外來物種的引進、環境污染、氣候變化等原因,我國生物物種資源喪失和流失情況嚴重。為了進一步加強生物物種資源保護,扭轉生物物種資源管理面臨的被動局面,並在保護的基礎上,推進生物物種資源的可持續利用,制定本規劃綱要。
  
  二、指導思想和原則
  
  (一)指導思想
  
  以科學發展觀為統領,按照加強保護、促進可持續利用的方針,遵循生態、經濟、社會發展規律,以完善的法制和政策措施為保障,以機制和體制創新為動力,以強化監督管理和宣傳教育為手段,政府主導,全社會參與,促進生物物種資源的有效保護與可持續利用,為實現全面建設小康社會,促進人與自然和諧服務。
  
  (二)原則
  
  1、國家對領土內分佈的生物物種資源擁有主權。獲取我國的生物物種資源必須遵守我國的法律法規和相關政策。
  
  2、堅持科學性和可操作性。提倡依靠科學進步和科技手段保護和持續利用生物物種資源,保護和利用措施力求務實、創新和具有可操作性。
  
  3、實行優先保護和分級保護。採取分階段和分級保護,確保最重要和最受威脅的生物物種資源得到優先保護。
  
  4、促進保護與利用相協調。體現保護為主,注重可持續利用,建立保護與利用相協調的長效機制。
  
  5、重視各利益相關方的協調與充分參與。加強各相關主管部門之間的協調以及中央與地方政府的協調,鼓勵科研機構、企業和公眾的廣泛參與。
  
  三、規劃目標
  
  (一)總體目標
  
  使用現代科學技術和適用傳統知識,保護生物多樣性,保護物種及其棲息環境,持續利用生物物種及其遺傳資源,公平分享因利用生物物種及遺傳資源和相關傳統知識產生的惠益,促進人與自然和諧共處。
  
  (二)階段目標
  
  1、近期目標(2006-2010年)
  
  到2010年,有效遏制目前生物物種資源急劇減少的趨勢,特別是有效遏制因人為因素造成的生物物種資源急劇喪失趨勢。以重點調查和普查相結合的方式,調查薄弱地區和重要類型生物物種資源本底、以及與生物物種資源相關的傳統知識與適用技術,進行鑒別、整理和編目;協調和建立生物物種資源數據庫和信息系統,構建生物物種資源保護與持續利用信息共享平臺;建立和完善相關的管理體系、法規、政策和標準體系;配合國際公約談判,研究並建立生物遺傳資源獲取與惠益分享制度;建立生物物種資源進出口管理制度,加強出入境查驗,控制生物物種及遺傳資源的流失。以各種措施保護生物物種及遺傳資源,對特別受威脅的生物物種實施重點保護,加強保護設施建設,特別是自然保護區的規劃和建設。開發可持續利用生物物種資源的科學技術,加強人才培養,推進生物物種資源的研究開發和優良基因的挖掘。
  
  2、中期目標(2011-2015年)
  
  到2015年,基本控制生物物種資源的喪失與流失。基本完成相關領域的生物物種及遺傳資源調查與編目,制定優先保護物種名錄,完善標準體系,實現生物物種資源保護與管理的數據化和信息共享。建立以保護重要生物物種及遺傳資源為目標的自然保護區、移地保護設施和種質資源庫等離體保存設施,加強對這些保護設施的建設與管理。建立國內相關傳統知識的文獻化編目和產權保護制度;通過試點,逐步實施生物遺傳資源獲取與惠益分享制度;加大投入,強化生物物種及基因性狀和功能的鑒別、篩選和利用,廣泛進行生物物種資源可持續利用的研究與開發,使生物物種得到充分的利用。
  
  3、遠期目標(2016-2020年)
  
  到2020年,生物物種資源得到有效保護。進一步加強生物物種資源保護,使絕大多數的珍稀瀕危物種種群得到恢復和增殖,生物物種受威脅的狀況進一步緩解;自然保護區及各類生物物種資源保護、保存設施的建設與管理質量得到進一步提高,資源保存量大幅度增加;相關法律制度和管理機構、生物遺傳資源獲取與惠益分享制度進一步完善;進一步健全國內相關傳統知識的文獻化編目和產權保護制度,並與國際接軌;完成一系列持續利用各類生物物種資源的技術開發,基因鑒別和分離技術逐步完善,併發掘更多的優良基因,用於農業生產和醫藥保健等;形成公眾參與生物物種資源保護的長效機制。
  
  四、保護與利用的重點領域
  
  (一)陸生野生動物資源保護與利用
  
  1、現狀
  
  我國有陸生脊椎動物約2748種,其中獸類約607種,鳥類約1294種,爬行類約412種,兩棲類約435種,分別佔世界獸類、鳥類、爬行類和兩棲類的12.6%、13.3%、6.5%和10.8%。由於我國大部分地區未受到第三紀和第四紀大陸冰川的影響,保存有大量的特有物種。據統計,約有467種陸生脊椎動物為我國所特有,大熊貓、金絲猴、藏野驢、黑麂、白唇鹿、麋鹿、矮岩羊、朱鹮、褐馬雞、綠尾虹雉等均為我國特有的珍稀瀕危陸生脊椎動物。
  
  近年來,由於野生動物棲息地遭破壞、掠奪式的開發利用和環境污染等原因,野生動物資源面臨的壓力不斷增大,我國有300多種陸生脊椎動物處於瀕危狀態。林業局1995-2000年對252個物種的調查結果顯示,一些非重點保護物種,尤其是經濟利用價值較高的物種資源量呈下降趨勢。
  
  建國以來,我國政府十分重視野生動物及其棲息地的保護工作,已建立各級野生動物類型自然保護區511個,面積達4000多萬公頃。大熊貓、朱鹮、揚子鱷、東北虎、金絲猴、麋鹿、野馬、高鼻羚羊等珍稀瀕危野生動物保護工作取得積極進展。
  
  2、存在的主要問題
  
  有法不依,執法不嚴。一些地方亂捕濫獵、倒賣走私野生動物及其製品的違法犯罪活動時有發生,團夥作案、跨國走私等大案要案發案率上升的勢頭沒有得到根本遏制;侵佔、破壞野生動物棲息地和自然保護區的現象非常突出。
  
  投入不足,保護意識不高。保護和管理資金匱乏,野生動物保護和自然保護區建設的投資和運行經費大多沒有納入財政預算。一些地方“野生無主,誰獵誰有”的舊觀念還根深蒂固,保護野生動物的意識還比較淡薄。
  
  管理機構不健全,研究隊伍力量薄弱。目前,尚有10多個省份未建立野生動物管理專門機構。相關科學研究基礎薄弱,專業人員缺乏,有效的科學研究和監測體系尚未建立,一些特殊物種的保護與合理利用技術研究還沒有突破。
  
  3、主要目標與任務
  
  近期目標與任務(2006-2010年):重點實施15個野生動物拯救工程,新建15個野生動物馴養繁育中心和32個野生動物監測中心(站)。到2010年,使全國各級野生動物類型自然保護區總數增加到525-535個,面積達4730-4750萬公頃,初步形成較為完善的野生動物自然保護區網絡,使90%國家重點保護野生動物得到有效保護,極大改觀瀕危物種的生存狀況。認真履行有關國際公約,有效管理瀕危野生動物物種的進出口。
  
  中期目標與任務(2011-2015年):進一步加強各級管理部門的能力建設,實現指揮、查詢、統計、監測等管理工作網絡化,初步建立野生動物保護管理體系,完善科研體系和進出口管理體系。到2015年,全國各級野生動物類型自然保護區總數增加到575-585個,面積達5070-5090萬公頃,形成完整的自然保護區保護管理體系,使60%的國家重點保護野生動物種群數量得到恢復和增加,35%的國家級自然保護區達到規範化建設要求。
  
  遠期目標與任務(2016-2020年):全面提高野生動物保護管理的法制化、規範化和科學化水平,實現野生動物資源保護和利用的良性循環。進一步增加全國野生動物類型自然保護區數量和面積,全面提高管理質量。新建一批野生動物禁獵區、繁育基地,使我國85%的國家重點保護野生動物種群數量得到恢復和增加,使70%的國家級和50%的地方級自然保護區實現規範化建設。
  
  4、保護與利用措施
  
   實施野生動物拯救工程。在黑龍江省饒河、虎林和吉林省琿春等地實施東北虎拯救工程;在蒙新高原荒漠區實施藏羚羊、林麝和雪豹拯救工程;在青藏高原實施藏羚羊、普氏原羚和馬麝拯救工程;在喜馬拉雅地區實施喜馬拉雅麝的拯救工程;在長江上遊山系實施大熊貓拯救工程;在藏東南地區實施孟加拉虎和黑麝拯救工程;在湘南、閩西、贛南、粵北地區實施華南虎拯救工程;在皖南和浙西地區繼續實施揚子鱷拯救工程;在滇南地區實施印支虎拯救工程;在滇南、桂南地區實施長臂猿拯救工程。
  
  建立野生動物自然保護區。在目前自然保護區建設的基礎上,至2020年,新建100個左右各級野生動物類型自然保護區。在蒙新高原荒漠區加強有蹄類動物的保護和荒漠生態系統保護區的建設,重點新建4處以保護藏羚羊和林麝為主的保護區和5處禁獵區;在四川省西部高原地區實施黑頸鶴保護工程;在四川、雲南兩省完成金絲猴種群及棲息地保護工程和虹雉等特有雉類棲息地保護工程,新建30條動物走廊帶;在華東丘陵地區完成丹頂鶴、白鶴越冬地建設,以及黃腹角雉、白頸長尾雉等特有雉類棲息地建設;在華南低山丘陵地區實施亞洲象棲息地和海南坡鹿棲息地的自然保護區建設。
  
  建立動物園和規模化野生動物繁育中心。根據地方條件和需要,在經濟發達地區,建設地市級城市動物園或動物展區,近期和中期建設總數為50-60個。在完善現有11處野生動物救護繁育中心的基礎上,新建20處規模化野生動物繁育中心(或馴養繁殖場),解決高鼻羚羊、麝、麂、穿山甲、靈長類、羚羊類、靈貓、野豬、紫貂、河狸、雉類、雁鴨類、鳩鴿類、觀賞鳥類、陸生蛇類、巨蜥、陸龜、虎紋蛙等野生動物種源的規模化繁育及技術問題,引進羊駝、西瑞等種源進行繁育推廣,進一步豐富馴養繁殖的野生動物種類。規範管理各類野生動物馴養繁育場所及其商業活動。
  
  加強資源利用技術研究。在可利用資源本底調查和保護工作不斷加強的基礎上,發展相關技術,對某些有條件利用的種類合理開發其觀賞、狩獵和動物製品。在2015年之前,重點加強圈養野生動物種群遺傳衰退的生物學研究,加強遺傳多樣性的恢復技術、馴養繁殖技術和傳染病的預防與控制技術以及藥用動物製品有效成分的鑒定和替代品開發技術研究,加強經濟野生動物產業化和規模化養殖的關鍵技術、轉基因動物與動物製品的研製開發技術、野生動物產業狀況監測技術和解決產業化關鍵問題的管理技術等方面的研究。加強野生動物動態監測體系、疾病控制防治預警系統以及信息系統的研究。
  
  (二)水生生物資源保護與利用
  
  1、現狀
  
  水生生物資源具有巨大的經濟、社會和生態價值。我國水生生物資源具有特有程度高、孑遺物種數量大、生態系統類型齊全等特點,目前經調查並記錄的水生生物物種有2萬多種,其中魚類3800多種、兩棲爬行類300多種、水生哺乳類40多種、水生植物600多種,具有重要利用價值的水生生物種類200多個。以水生生物資源為主體形成的水生生態系統,在維繫自然界物質循環、能量流動、凈化環境、緩解溫室效應等方面功能顯著,對維護生物多樣性、保持生態平衡有著重要作用。
  
  水生生物是人類重要的食物蛋白來源。目前,我國水產品產量佔動物性(肉、禽蛋、水產品)食物生產量的1/3,為保障食物安全、改善人民膳食結構和提高營養水平發揮了重要作用。2006年,我國水產品出口額達到93.6億美元,同比增長18.7%。漁業已成為我國國民經濟的重要組成部分,是促進農村經濟發展、調整農業產業結構、增加農民收入的有效途徑之一。
  
  多年來,各級漁業行政主管部門在水生生物資源保護方面開展了大量工作,取得了一定成效:相繼組織實施了海洋伏季休漁制度、長江禁漁期制度、捕撈許可管理制度、海洋捕撈漁船數量功率指標雙控制度、海洋捕撈產量“零增長”、“負增長”計劃及捕撈漁民轉產轉業等一系列行之有效的保護管理制度和措施;積極開展水生生物資源增殖放流活動, 1999年-2006年間,各地累計向海洋和內陸水域增殖放流各類漁業資源種苗達892.2億尾(粒)。僅2004年-2006年間,投放各類水生生物資源種苗450.2億尾(粒),增殖品種達90多個。建設各種類型人工魚礁43處,總體積60余萬立方米;建成國家級水產原良種場43個,省級水產原良種場168個,建立各級各類水生生物自然保護區近210個,其中國家投資建設的水生野生動植物保護區和救護中心48個,已累計救治各類珍稀瀕危水生野生動物10000多頭(尾)。
  
  2、存在的主要問題
  
  水域生態環境不斷惡化。近年來,我國廢水排放量呈逐年增加趨勢, 2006年監測數據表明,我國主要江河均遭受不同程度污染,長江、黃河、淮河等七大水系的408個水質監測斷面中,有46%的斷面滿足國家地表水Ⅲ類標準;28%的斷面為Ⅳ∼Ⅴ類水質;超過Ⅴ類水質的斷面比例佔26%。全國近岸海域288個海水水質監測點中,達到國家一、二類海水水質標準的監測點佔67.7%;三類海水佔8.0%;四類、劣四類海水佔24.3%。全國海域未達到清潔水質標準的面積約14.9萬平方公里,其中,嚴重污染海域面積約為2.9萬平方公里。四大海區近岸海域有機物和無機磷濃度明顯上升,無機氮全部超標,渤海、長江口、杭州灣、珠江口等經濟發達地區近岸水域污染情況尤為嚴重。水域污染事故頻繁,2006年僅漁業污染事故就發生1463起,造成直接經濟損失和天然漁業資源損失36.4億元。近岸海域和內陸水域是眾多水生生物的主要產卵場和索餌育肥場,受污染影響,水域功能明顯退化,水生生物的親體繁殖力和幼體存活力降低,水域生產力急劇下降,其中渤海水域,生產水平己不足20世紀80年代的l/4。
  
  過度捕撈造成漁業資源嚴重衰退。2004年,我國捕撈機動漁船數量35.6萬艘,專業捕撈漁民達183萬人,是世界上捕撈機動漁船最多、專業捕撈漁民數量最大的國家,其中海洋捕撈機動漁船22萬艘,功率1234萬千瓦,專業捕撈漁民約112萬人。根據資源調查與專家評估結果,現有海洋捕撈能力已超過資源承受能力的30%以上。同時,長期以來粗放式、掠奪式的捕撈生產方式,大量非傳統漁業勞動力的無序涌入,使海洋生物資源承受著日益巨大的壓力。內陸漁業資源狀況也不容樂觀,長江流域的捕撈產量己從上世紀50年代的40多萬噸下降到目前的10萬噸左右。
  
  其他人類活動致使大量水生生物棲息地遭到破壞。攔河築壩、圍湖造田、交通航運和海洋海岸工程等人類活動的增多,使水生生物生存空間被擠佔,洄遊通道被切斷、棲息地及生態環境遭嚴重破壞,生存條件不斷惡化。水利水電工程和海洋海岸工程對水域生態造成的不利影響不容忽視,對內陸水域中的珍稀瀕危水生生物破壞尤為明顯,直接導致我國水生野生動植物瀕危程度不斷加劇。據調查,我國處於瀕危狀態的水生野生動植物種類己由1988年的80個上升到目前的近500個,白鰭豚、白鱘、鰣魚等珍稀物種瀕臨絕跡,或已難覓蹤跡。
  
  3、主要目標與任務
  
  近期目標與任務(2006-2010年):水生生物資源衰退、瀕危物種數目增加的趨勢得到初步緩解,過剩的捕撈能力得到壓減,捕撈生產效率和經濟效益有所提高。全國海洋捕撈機動漁船數量、功率和國內海洋捕撈產量分別壓減到19.2萬艘、1143萬千瓦和1200萬噸左右;每年增殖重要漁業資源品種的種苗數量達到200億尾(粒)以上;省級以上水生生物自然保護區總數達到100個以上。
  
  中期目標與任務(2011-2015年):漁業資源衰退和瀕危物種數目增加的趨勢得到進一步遏制,全國海洋捕撈機動漁船數量、功率和國內海洋捕撈產量分別壓減到17.6萬艘、1070萬千瓦和1100萬噸左右;每年增殖重要漁業資源品種的種苗數量達到300億尾(粒)以上;省級以上水生生物自然保護區總數達到150個以上。
  
  遠期目標與任務(2016-2020年):漁業資源衰退和瀕危物種數目增加的趨勢基本得到遏制,捕撈能力和捕撈產量與漁業資源可承受能力大體相適應。全國海洋捕撈機動漁船數量、功率和國內海洋捕撈產量分別壓減到16萬艘、1000萬千瓦和1000萬噸左右;每年增殖重要漁業資源品種的種苗數量達到400億尾(粒)以上;省級以上水生生物自然保護區總數達到200個以上。
  
  4、保護與利用措施
  
  加強漁業資源重點保護。堅持並不斷完善禁漁區和禁漁期制度,針對重要漁業資源品種的產卵場、索餌場、越冬場、洄遊通道等主要棲息繁衍場所及繁殖期和幼魚生長期等關鍵生長階段,設立禁漁區和禁漁期,對其產卵群體和補充群體實行重點保護。繼續完善海洋伏季休漁、長江禁漁期等現有禁漁區和禁漁期制度,並在珠江、黑龍江、黃河等主要流域及重要湖泊逐步推廣。修訂《重點保護漁業資源品種名錄》和重要漁業資源品種最小可捕標準,推行最小網目尺寸制度和幼魚比例檢查制度。建立水產種質資源保護區,強化和規範保護區管理。建立水產種質資源基因庫,保存水產遺傳種質資源。採取綜合性措施,改善漁場環境,對已遭破壞的重要漁場、重要漁業資源品種的產卵場實施重建計劃。
  
  增殖漁業資源。統籌規劃和合理確定適用於漁業資源增殖的水域灘塗,重點針對已經衰退的重要漁業資源品種和生態荒漠化嚴重水域,採取各種增殖方式,加大增殖力度,不斷擴大增殖品種、數量和範圍。合理佈局增殖種苗生產基地,確保增殖種苗供應。制定國家和地方的沿海人工魚礁和內陸水域人工魚礁建設規劃,科學確定人工魚礁(巢)的建設佈局、類型和數量,注重發揮人工魚礁(巢)的規模生態效應。規範漁業資源增殖管理,大規模的增殖放流活動,要進行生態安全風險評估,大型人工魚礁建設項目要進行可行性論證。
  
  實行負責任捕撈管理。根據捕撈量低於資源增長量的原則,確定漁業資源的總可捕撈量,逐步實行捕撈限額制度。繼續完善捕撈許可證制度,嚴格執行捕撈許可管理有關規定。加強對漁船、漁具等主要捕撈生產要素的有效監管,強化和規範職務船員持證上崗制度,逐步實行捕撈從業人員資格準入,嚴格控制捕撈從業人員數量。
  
  引導捕撈漁民轉產轉業。積極引導捕撈漁民向養殖業、水產加工流通業、休閒漁業及其它產業轉移,實行捕撈漁民轉產轉業扶持政策。國家財政預算繼續安排減船轉產專項補助資金,地方各級政府要加大投入,落實各項配套措施,確保減船工作順利實施。對轉產從事其他行業的捕撈漁民,財政、金融、稅務等部門繼續實行優惠政策。
  
  加大自然保護區建設力度。加強水生野生動植物物種資源調查,在充分論證的基礎上,結合當地實際,統籌規劃,逐步建立佈局合理、類型齊全、層次清晰、重點突出、面積適宜的各類水生生物自然保護區體系。建立水生野生動植物自然保護區,保護白鰭豚、中華鱘等瀕危水生野生動植物以及土著、特有魚類資源的棲息地;建立水域生態類型自然保護區,對珊瑚礁、海草床等進行重點保護。加強保護區管理能力建設,完善保護區管理設施,加強保護區人員業務知識和技能培訓,強化保護區內禁漁、巡航監督、跟蹤監測及其他管理措施,促進保護區的規範化、科學化管理。
  
  實施瀕危物種專項救護。建立救護快速反應體系,建設水生野生動物救護中心或基地,增加應急救護專項經費,對誤捕、受傷、擱淺、罰沒的水生野生動物及時進行救治、暫養和放生。針對白鰭豚、白鱘、水獺等亟待拯救的瀕危物種,制定重點保護計劃,採取特殊保護措施,實施專項救護行動。對棲息場所或生存環境受到嚴重破壞的珍稀瀕危物種,採取遷地保護措施。
  
  馴養繁殖瀕危物種。對中華鱘、大鯢、海龜和淡水龜鱉類等國家重點保護的水生野生動物,建設基因庫、細胞庫等,保存種質資源。建設瀕危水生野生動植物馴養繁殖基地,進行馴養繁育核心技術攻關。建立水生野生動物人工放流制度,制訂相關規劃、技術規範和標準,對放流效果進行跟蹤和評價。
  
  管理瀕危物种經營利用。調整和完善國家重點保護水生野生動植物名錄。建立健全水生野生動植物經營利用管理制度,對捕捉、馴養繁殖、運輸、經營利用、進出口等各環節進行規範管理,嚴厲打擊非法經營利用水生野生動植物行為。根據國內外有關法律法規規定,完善水生野生動植物進出口審批管理制度,嚴格規範水生野生動植物進出口貿易活動。加強水生野生動植物物種識別和產品鑒定工作,為水生野生動植物保護管理提供技術支持。
  
  監管外來物種。加強水生動植物外來物種管理,完善生態安全風險評價制度和鑒定檢疫控制體系,建立外來物種監控和預警機制,在重點地區和重點水域建設外來物種監控中心和監控點,防範和治理外來物種對水域生態造成的危害。
  
  (三)畜禽遺傳資源保護與利用
  
  1、現狀
  
  我國畜禽等家養動物主要有豬、雞、鴨、鵝、特禽、黃牛、水牛、牦牛、獨龍牛、綿羊、山羊、馬、驢、駱駝、兔、水貂、貉、蜂等20個物種,共計576個品種,其中地方品種為426個、培育品種有73個、引進品種有77個。
  
  20世紀50年代初至70年代中期,農業部兩次組織全國家畜品種資源調查,編寫出《祖國優良家畜品種》以及各种家畜的品種志,為我國畜禽遺傳多樣性保護奠定了基礎。20世紀80年代以來,開展了畜禽遺傳資源調查、收集整理、品種遺傳關係研究、活體和冷凍移地保護、保護和開發利用方案等方面工作。90年代末,開展了“畜禽種質資源收集、整理、評價、保存”項目,新發現了一批畜禽遺傳資源,收集了畜禽種質資源動態變化信息,對綿、山羊進行了遺傳多樣性分析,建立了畜禽遺傳資源體細胞保存體系,收集了瀕危畜禽動物資源入庫長期保存。並且建立了畜禽遺傳資源數據庫,收錄了282個品種的信息。2002年,建立了畜禽遺傳資源網絡信息系統,收集500余個畜禽品種的信息資料,初步實現了網絡查詢和共享。
  
  由於生態環境惡化、品種單一化等因素,畜禽種質資源的狀況堪憂。隨著新畜禽品種的推廣,過去數千年來馴化的許多傳統品種被遺棄,大量珍貴的遺傳資源也隨之損失,如上海的蕩腳牛、湖北的棗北大尾羊、河南的項城豬、江蘇的九斤黃雞等已經完全滅絕。1999年調查結果表明,嚴重瀕危畜禽品種達37個。
  
  2、存在的主要問題
  
  畜禽品種資源收集尚存差距,基因鑒定工作停留于表面。由於我國農業系統複雜,品種資源收集工作量大,對部分地區的畜禽種質資源未能進行深入細緻的考察,致使一些品種資源未能編目並得到有效保護。對於現有畜禽品種資源的種質鑒定評價,儘管做了大量基礎性工作,積累了一些鑒定數據,但基因的傳遞和變異規律仍需深入研究。
  
  科學技術手段落後,研究力量薄弱。我國在基礎研究,創新研究方面成果較少,缺乏具有自主知識產權的研究成果。相應專業人才缺乏、試驗手段落後和技術開發力量薄弱,尚未形成完整健全的研究工作體系。
  
  投入不足,設施與手段落後。由於我國畜禽品種資源保護工作起步較晚,保護體系不健全,保護措施不配套,資金投入嚴重不足,目前國家重點保護的78個畜禽品種中,有14個品種還沒有保種場,近一半以上的保種場經營困難,開展保種選育工作難度很大,部分畜禽品種的優良性狀嚴重退化或喪失。
  
  缺乏創新機制。我國畜禽品種資源保護與開發的組織形式單一,多數資源保護場處於被動保種,對畜禽品種的培育和優良遺傳基因的開發利用不夠,科研工作滯後,造成多數品種保護和利用脫節。大部分地方品種未能得到很好的保護,保種場經濟效益差。
  
  新馴化動物缺乏規範管理。近年來,為開發野生動物的經濟用途,各地新馴養了一些食用動物、毛皮動物、藥用動物等種類,如果子狸、紫貂等,對這些馴養動物的資源情況缺乏系統的調查。另一方面,寵物的家庭飼養越來越普遍,種類也越來越多,目前對寵物類動物資源現狀缺少了解。此外,對馴養動物和寵物動物傳染性疾病的防治還不夠重視,許多疾病的傳染機理尚不清楚。
  
  3、主要目標與任務
  
  近期目標與任務(2006∼2010年):開展畜禽遺傳資源普查,用2-3年的時間基本查清我國現有畜禽品種(類群)的數量、分佈、特性及開發利用狀況,並在此基礎上出版國家畜禽品種志書,逐步建立、完善畜禽遺傳資源數據庫和信息網;加強畜禽品種保種場、保護區基礎設施建設,對瀕危資源實施搶救性保護,對國家級、省級保護品種實施重點保護,國家級保護品種有效保護率要達到100%,對於實施搶救性保護的瀕危品種,確保登記品種不再消失;繼續加強國家家畜基因庫(北京)、家禽基因庫(江蘇)和水禽基因庫(福建)建設,增強保種能力,建立畜禽遺傳資源細胞庫,開展多種形式保護研究;採取現代生物技術與常規技術相結合的方法,加快新品種培育和推廣的步伐,每年培育出3-5個畜禽新品種(配套係)。
  
  中期目標與任務(2011∼2015年):根據資源調查結果,建立相應的原產地保護設施或異地保存設施。開展畜禽遺傳資源庫建設,完善畜禽遺傳資源收集、評價及保存技術體系,實現畜禽遺傳資源長期、妥善保存;鑒定和篩選一批優異畜禽種質基因,建立畜禽“優異基因核心庫”,實現畜禽遺傳資源的創新和有效利用。
  
  遠期目標與任務(2016∼2020年):跟蹤世界畜禽遺傳資源研究的動向,結合我國實際情況,逐步實現由重點收集、監測到深入評價和利用的轉變,進而有針對性地、快速地、連續不斷地為生產、育種和其它科研提供一批名、特、優資源及創新材料。研究出學術水平較高、實用價值較大的成果,在優勢專業和新型技術等若干領域縮短與世界水平的差距,增強我國動物農業的國際競爭力。
  
  4、保護與利用措施
  
  繼續進行國內外種質資源的考察和收集。至2010年,基本完成對已知畜禽和特种經濟動物種質資源的收集入庫。考察收集國外新品種和有用品種,在確保國家珍稀資源不流失的前提下,加強國際畜禽種質交換,著重引進利用價值高的品種資源,收集多樣性豐富的種質資源和有益基因,並加強檢疫研究和完善檢疫基地。
  
  加強畜禽遺傳資源保存體系建設。在原有畜禽種質資源就地保護場的基礎上,2020年前,增加30-50個畜禽原生境保護場,保護瀕危受威脅的畜禽種質資源,同時完善已建畜禽遺傳資源保護場和保護區建設,使更多的地方畜禽優良品種得到保護;繼續加強國家家畜基因庫、家禽基因庫和水禽基因庫的建設,建立畜禽遺傳資源細胞庫和DNA庫。
  
  建立畜禽遺傳資源評價體系和畜禽“優異基因核心庫”。採用先進技術,研究我國畜禽動物及其近緣野生種的起源、進化和分類。建立畜禽遺傳資源的生產性狀、品質性狀、抗逆性和形態學評價體系,研究制定畜禽遺傳資源評價國家或行業標準,對畜禽遺傳資源進行全面、系統的評價。
  
  加強特殊與優異基因的篩選和優異種質創新利用體系建設。研究畜禽遺傳資源的功能基因組學和比較基因組學,篩選影響畜禽肉、蛋、奶、毛等畜產品產量和品質的主效基因;研究分子數量遺傳學和生物信息學,對重要經濟性狀的主效基因進行分離、克隆、測序和定位,開展優異種質創新和利用研究。在2010年前,完成部分家畜禽種類重要經濟性狀主效基因的分離和克隆。2020年前,在優異種質創新和利用研究方面取得突破性進展。
  
  大力推進畜禽品種資源開發利用,實現產業化開發。根據市場需求,有計劃、有步驟、有重點地引進國外優良畜禽品種,同時開發和利用好地方畜禽遺傳資源,爭取在2015年前,培育出30個用於生產推廣的新畜禽品種(配套係),逐步形成以自我開發為主的育種體系。以名牌品種為依託,通過嚴格規範和獨特的生產加工方式,生產出系列化優質產品,全面帶動畜禽遺傳資源的開發利用。
  
  促進畜禽遺傳資源共享服務平臺建設。在2010年前,完成制定畜禽遺傳資源普查、數據採集和整理的國家標準與技術規範,制定畜禽遺傳資源分類分級標準、編碼體系;制定畜禽遺傳資源數據標準和數據質量管理規範。2015年前,建成以畜禽遺傳資源網絡數據庫系統為基礎的共享服務平臺。
  
  (四)農作物及其野生近緣植物種質資源保護與利用
  
  1、現狀
  
  我國農業歷史悠久,據不完全統計,全國有農作物及其野生近緣植物數千種,其中栽培植物約1200種,主要栽培的600多種,其中起源於我國的近300種。我國農作物種質資源數量位居世界前列。
  
  過去幾十年中,我國農作物種質資源大量喪失或遭到嚴重破壞。一是由於作物新品種和栽培技術的提高,使大量老品種特別是農家品種遭到淘汰,雖然多數品種資源已得到收集保存,但仍有部分丟失;二是因為土地用途改變、大型水利與交通工程建設、城市擴展等,一些重要作物的野生近緣種生境遭受破壞,面積縮小或消失,如普通野生稻、藥用野生稻和疣粒野生稻的棲息地和種群數量比20年前約分別減少了70%、50%和30%;三是在對外合作研究中,因保護意識不強和管理不力,造成農作物種質資源的大量流失。
  
  我國自20世紀50年代以來,先後組織了多次農作物種質資源及其野生近緣植物的徵集和考察,收集到大量的樣本和標本。特別是20世紀80年代以來,國家在農作物種質資源保存設施建設方面加大了投入,已基本形成種質資源保存長期庫、中期庫和種質圃相配套的保存體系。目前編入全國作物種質資源目錄的資源材料約40萬份,其中已入國家作物種質庫(圃)的為38萬多份,涉及1000多個物種。對上述的種質資源已進行了主要農藝性狀鑒定,多數或部分進行了主要病蟲害、逆境和品質鑒定,對優良種質資源已開展了綜合評價和利用研究。
  
  我國農業野生植物原生境的就地保護工作起步較晚,從21世紀初才開始實施保護區(點)建設。目前已建成或正在建設的農業野生植物原生境保護區(點)共67個,保護的野生植物有7科、12屬、14種,以野生稻、野生大豆和小麥野生近緣植物為主。
  
  2、存在的主要問題
  
  法律法規執行不力,原生境保護滯後。國家雖已發佈了一系列有關農作物種質資源的法律法規,但由於宣傳不廣泛、守法意識差、執法不力等原因,生物物種資源流失現象嚴重,急需加強對生物物種資源引進引出的管理。目前農作物種質資源保護工作主要側重於非原生境保存,而原生境保護直到21世紀初才開始啟動。由於原生境保護工作滯後,使許多重要的作物野生近緣植物原生境遭到嚴重破壞,原生境保護點的建設速度遠遠落後於破壞速度。
  
  本底尚不清楚,種質資源收集不全。農作物種質資源特別是作物野生近緣植物資源的普查缺乏系統性,涉及的種類少、範圍小,對全國各類農作物野生近緣植物的種類和種群數量不清楚,有些門類的調查尚屬空白,即使是已調查過的物種,因缺乏監測,對其數量、分佈區、受威脅程度和原因等尚不清楚。農作物種質資源收集保存量尚不足40萬份,還有相當多的種質資源沒有完成收集,特別是作物野生近緣植物資源和國外農作物種質資源的收集工作還很薄弱。
  
  研究滯後,基因鑒別能力不足。雖然我國的種質資源豐富,但通過研究篩選出的具有突出利用價值的優異種質很少,能夠擁有自主知識產權的功能基因資源更少,這既不能滿足作物育種和農業生產的需求,也不能適應日益激烈的國際遺傳資源競爭。迫切需要對已保存農作物種質資源的性狀基因進行鑒別,發掘對作物育種和農業生產有益的基因。
  
  3、主要目標與任務
  
  近期目標與任務(2006-2010年):繼續進行農作物種質資源多樣性和農業野生植物的瀕危狀況調查;完成農作物種質資源收集、整理、保存技術規程以及農業野生植物就地保護的技術規範和原生境保護區(點)建設技術標準的編制;繼續考察收集農作物種質資源和農業野生植物,對西部地區農作物種質資源進行搶救性考察收集;完善、更新國家長期庫、中期庫、種質圃的設施和基礎條件,增建種質圃7∼9個,增建一座熱帶亞熱帶牧草中期庫,並進行監測和更新保存的種質資源;應用超低溫技術和試管苗技術保存特殊類型的種質資源,並研究相關的保存方法和技術;增建50∼80個農業野生植物原生境保護區(點);逐步完善管理體系和法律法規以及有關規章制度。
  
  中期目標與任務(2011-2015年):完成農作物種質資源多樣性和農業野生植物瀕危狀況的調查;繼續考察收集農作物種質資源,基本完成西部地區農作物種質資源的搶救性考察收集;完善國家長期庫、中期庫和種質圃的設施和基礎條件,增建種質圃3∼5個,繼續監測已保存種質資源的活力並定期更新;國家長期庫和中期庫保存種質資源增加到40萬份和30萬份,國家種質圃保存種質資源增加到4.7萬份;增建農業野生植物原生境保護區(點)90∼110個,建成超低溫保存庫和試管苗保存庫各1座;管理體系和法律法規基本健全。
  
  遠期目標與任務(2016-2020年):保護設施和技術以及保護的資源種類、數量、質量和利用水平等全面躋身世界先進行列;收集、保護、保存、利用和管理達到規範化和信息化;全國長、中期庫配套,種質圃達40個,超低溫保存庫和試管苗庫保存設施健全;原生境保護區(點)達到260個;長期保存的種質資源達到45萬份;管理體系和法律法規比較健全。
  
  4、保護與利用措施
  
  繼續進行農作物種質資源的收集。我國農作物種質資源收集工作潛力大。我國西部地區是多種作物的起源地和農業野生植物分佈中心,搶救那堛犒A作物種質資源和農業野生植物資源。同時,要加緊國外農業種質資源的收集,滿足未來農業可持續發展的需要。
  
  建立原生境保護區(點)。加快建立農業野生植物原生境保護區(點),近期建成50∼80個,中期建成90∼110個,遠期建成90∼110個,共計260個,其中在華南和西南地區建立野生稻原生境保護點32個,在西北地區建立小麥野生近緣植物原生境保護區(點)18個,在東北、華北、華中和西北地區建立野生大豆原生境保護點36個,在華中和華東地區建立水生野生蔬菜原生境保護點15個,在西北、華北地區建立栽培牧草近緣野生種原生境保護點50個。在全國範圍內建立野生牧草、野生蔬菜、野生果樹、野生藥材、野生花卉、野生茶、野生桑等原生境保護點99個。在西南地區建立籽粒莧、紅花、藜等未被開發利用作物的農場(田)保護區,在華北和西北地區建立蕎麥、燕麥、高粱等小宗作物的農場(田)保護區。
  
  建立和完善非原生境保護設施。加強國家農作物種質資源長期庫及備份庫、中期庫儀器設備的更新和維護,完善我國農業科學院作物專業所、全國畜禽牧草種質資源保存利用中心和地方科研單位的26座中期庫。增建國家作物種質圃10∼15個,近期在江蘇省(或浙江省)建立1個楊梅種質圃,在河北省廊坊市建立1個無性蔬菜種質圃,在河南省、湖北省和雲南省各建立1個野生獼猴桃種質圃;中期在海南省建立1個咖啡和1個香料種質圃,在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建立1個野生蘋果圃,在華南地區分別建立熱帶果樹圃、木薯圃、熱帶牧草圃、熱帶棕櫚圃、劍麻圃各1個;遠期在西南和華南地區各建立1個無性繁殖作物(已保存在圃中的物種除外)種質圃。完善已有的32個種質圃,健全2個試管苗庫的配套設備和田間繁殖圃。在北京市建成1座超低溫保存庫。
  
  開展農作物種質資源的更新繁殖、性狀鑒定與評價。重點對入庫(圃)作物種質資源的優良品質重要性狀進行鑒定和評價,加強極端環境條件下的農業野生植物特異性狀的鑒定。近期主要針對水稻、小麥、大豆等作物,篩選1500∼2000份優異資源;中期擴展到對主要糧食作物、油料作物、蔬菜、果樹、花卉、牧草、天然橡膠等,篩選2000∼3000份優異資源;遠期將基本完成所有作物種質資源的性狀鑒定和評價,篩選3000∼3500份具有重要經濟價值的優異資源,加強對庫存資源尤其是優質資源的繁殖利用。
  
  開展作物種質資源優異功能基因發掘與克隆。利用現代生物技術重點進行優異基因發掘和功能基因組研究,最大限度地獲得我國具有自主知識產權的標記基因,並對重要基因進行分子標記鑒定和克隆,挖掘一批新的優質基因,促進農業野生植物資源的合理利用。定位200個高產、優質、抗病蟲、抗旱、抗寒、耐高溫、養分高效利用及對環境友好的基因,獲得與優異基因緊密連鎖的分子標記,克隆出60∼80個具有重要應用價值的新基因,為育種提供一批重要的中間材料及分子標記選擇技術。
  
  建立共享技術平臺,進行惠益分享試點。在鑒定評價和功能基因研究的基礎上,建立快速、簡便、高效的信息和實物共享技術平臺,擇優向作物育種、農業生產和其他研究機構提供優異種質,充分發揮優異作物種質資源的生產潛力。同時進行農作物種質資源獲取與惠益分享制度的研究和試點,對引進和引出農作物種質資源進行規範管理。
  
  (五)林木植物資源保護與利用
  
  1、現狀
  
  我國林木植物資源極為豐富,居北半球地區森林資源的首位,擁有187個木本科(含17科藤本),1200多個木本屬,分別佔總科數的54.5%和總屬數的38%以上;有9000多種木本植物,約佔全國所有植物種數的30%,包括喬木3000多種,灌木6000多種,其中珙桐、鵝掌楸、香果樹、連香樹、水青岡等是我國古老類群的特有珍稀樹種,銀杏、銀杉、水杉、金錢松、白豆杉等是我國特有的珍稀孑遺木本植物。
  
  由於人類長期的干擾活動,諸如毀林、過度採伐和非木林產品的開發利用、外來入侵種、林業病蟲害、大氣污染、氣候變化,以及各種災害的破壞,林木植物資源和遺傳多樣性喪失非常嚴峻。目前,我國有17%樹種面臨瀕危。
  
  1991年,我國開始全國性林木遺傳資源收集與保存,開展了系統的種類遺傳多樣性的研究與保護。近10年時間內,建成了各具特色的10個林木種質資源(活體)保存庫,地跨我國寒溫帶、溫帶、亞熱帶、南亞熱帶、北熱帶的林木種質資源庫已初具規模,保存了主要樹種的大群體、種源(林分)、家係、優樹、無性係等,保存喬灌木樹種、花卉等76個主要物種種質資源1.5萬份。全國林木良種繁育基地保存育種材料種質3.5萬餘份,初步建立了林木種質資源庫的技術體系。
  
  2、存在的主要問題
  
  林木植物資源不清。許多林木植物資源的本底及遺傳變異情況不清,嚴重制約了林木植物資源的保護與開發利用。由於缺少有效的監測體系以跟蹤監測和評價林木植物資源的動態變化狀況與發展趨勢,導致決策與管理的科學依據不足。
  
  資源流失嚴重。一些發達國家的大型公司或科研單位大量收集我國林木植物資源,並通過生物技術,加強對生物遺傳資源的控制和專利壟斷。在過去一、二百年間,我國大量樹種資源流失國外。總體上看,物種及其基因資源丟失呈上升趨勢,尤其是我國西部地區的黃河中上遊地段的灌木基因資源和南方熱帶雨林的基因資源丟失最為嚴重。
  
  管理制度薄弱。我國尚未建立系統的林木植物資源保護和管理的法律法規,現行法規的相關內容也不具體。此外,林木植物種質資源保護的機構、人員、資金、基礎設施、科技支撐能力等投入不足。林木植物資源的管理體制也需要進一步完善。
  
  3、主要目標與任務
  
  近期目標與任務(2006-2010年):基本完成全國林木植物資源本底調查,特別是搞清我國特有的約1100種林木和西部地區約200種藤本植物以及灌木樹種的分佈和資源狀況,並在資源編目基礎上建立國家林木植物種質保存庫;對具有重要經濟價值的林木、珍稀物種和有利用價值的野生植物開展遺傳多樣性分析,評估其瀕危程度,進而確定林木植物的優先保護名錄;開發馴化當地野生樹種;開發經濟樹種;啟動紅豆杉等重點野生樹種和蘇鐵等觀賞植物為主的拯救保護項目;建立一批保護珍稀瀕危林木種質資源的自然保護區和樹木園。
  
  中期目標與任務(2011-2015年):建立完善林木植物資源監測、預警與決策管理系統,對全國林木植物資源的動態變化和病蟲害發生情況進行監測,即時更新物種資源數據庫;逐步建立林木植物資源保護與可持續利用的技術標準體系,實現資源管理數據化、網絡化和信息化;制定並實施100個特有樹種和重點經濟林木植物的保護與利用計劃;在重點林業省份或林區建立5-10個各有特色的林木植物資源保存庫。
  
  遠期目標與任務(2016-2020年):基本完成全國林木種質資源的收集與保存,完成大部分已收集林木種質資源的性狀鑒定和基因篩選,獲得一批優質基因用於林木良種培育,建立林木植物基因庫;建成完備的林木植物物種資源保護與開發利用體系,完善林木植物物種資源自然保護區網絡。
  
  4、保護與利用措施
  
  開展資源本底調查。組織全國林木植物資源調查,應用高新技術,建立林木植物資源調查、動態監測平臺和先進的資源監測技術體系。2006年至2010年期間,初步摸清林木植物種類、數量、分佈、瀕危狀況、保護狀況和利用情況。同時建立我國林木植物資源動態數據庫,並定期更新數據。
  
  實施林木植物保護工程。制定我國林木植物保護名錄,並對自然保護區外分佈的重點保護林木植物資源適當建立自然保護區或保護點;建立國家樹木園/植物園網絡、鄉土植物引種馴化園網絡、林木種質資源保存林網絡。在2015年前,分別在不同地理氣候區建立20-30個樹木園/植物園或引種馴化園,引種保存當地的珍稀瀕危林木植物,進行栽培繁殖與利用研究和病蟲害防治研究,研究更新繁殖技術方法,建立一批珍稀瀕危樹種培育基地,並擴大其種群規模,實現其回歸野化。
  
  加強林木種質保存設施建設。2006-2010年,建立國家林木植物種質資源保存庫(包括活體保存基因保存林、種子保存庫、離體組織保存庫等)和相應的種質保存圃,同時開始規劃建立有特色的地區性林木植物資源保存設施,2011-2015年,在全國建立七個地區性林木植物物種資源保護中心。建立銀杏、杉木等500-800個我國特有屬、種林木植物的專屬、種及品種資源的保護體系。建立一批珍稀樹種(以用材樹種為主)資源庫。到2020年,基本建立我國全部特有屬、種的專屬、種及品種資源的保護體系。
  
  建立林木植物資源信息系統。到2015年,建立比較完善的林木植物資源信息系統。利用高新技術建立珍稀瀕危林木植物的空間地理信息系統,編制林木植物物種多樣性分佈圖,確定我國林木植物資源保護區劃。建立基於網絡的林木植物資源利用信息平臺,收集、處理、分析、決策和傳播林木植物資源可持續利用信息,全面實現林木植物資源信息社會化共享,促進資源的保護與可持續利用。
  
  加強林木植物種質資源開發利用研究。到2015年,對種質資源庫保存的林木種質資源進行系統的性狀鑒定和基因發掘,確定重要林木資源的核心種質,開發優良的基因用於林木品種改良。按照不同用途和類別,對林木植物資源進行系統的評估和化學成分測試,挖掘其資源價值,篩選出新的經濟用途。對有重大用途價值的物種,採用扦插、組培、體細胞胚胎發生、細胞培養等現代生物技術,開發建立規模化快速繁殖體系,加速產業化利用。
  
  (六)觀賞植物資源保護與利用
  
  1、現狀
  
  我國具有悠久的觀賞植物栽培與應用的歷史,是世界觀賞植物文化最發達的國家之一,也是世界上觀賞植物資源多樣性最豐富的國家之一。估計我國原產的觀賞植物種類達7000種。在我國原產的觀賞植物中,有很多是我國特產的優良種類,如全世界200種薔薇中,我國原產82種;全世界900余種杜鵑花中我國原產的有530種,佔60%。現代杜鵑的幾千個品種,其主要種源均來自我國;我國還是百合種質資源的分佈中心,種質資源佔全世界一半以上。我國的牡丹、丁香、翠菊、海棠、栒子、烏頭等很多種野生花卉對世界花卉業的發展也起到了重要作用。
  
  改革開放以來,我國引進了大量商品花卉和園林植物的品種資源。據估計,這類品種大約有2000個左右,主要是香石竹類、唐菖蒲類、鬱金香類、菊花類、南洋杉類、櫻花類、現代月季等。我國目前商品花卉生產中90%左右的品種是從國外引進的。
  
  我國目前對野生花卉資源仍以直接利用為主,由於過度採挖,野生植物資源總量下降,許多花卉植物種群減少,趨於瀕危。在經濟利益驅動下,一些具有特殊經濟價值的野生花卉成為國內外商業公司爭相採挖的對象,如蘭花、蘇鐵等,導致一些花卉資源遭到嚴重破壞,甚至消失。
  
  2、存在的主要問題
  
  資源本底不清。已有記載的我國原產花卉及觀賞植物達1600種,但普遍認為實際野生花卉及觀賞植物遠多於此數,但由於缺少定義和評價標準,至今沒有一個權威的名錄。
  
  重要花卉資源破壞嚴重。一些經濟價值較高的花卉資源遭到嚴重破壞。我國蘭花在所有產區均受到毀滅性破壞,以四川、雲南和貴州等省最為突出。
  
  原產花卉利用率低。我國野生花卉資源開發利用程度極低。我國可供利用的野生花卉資源有數千種之多,而目前真正得到開發利用的種類有限,不足總數的5%,一些珍貴的野生花卉品種還未開發利用。
  
  國產花卉產業化水平低。我國野生花卉應用開發研究工作滯後,在野生花卉種質資源的收集、整理、保存、新品種選育、規模化生產技術應用方面的研究較少,未能解決人工繁育和產業化技術。由於直接採挖利用野生植株,致使野生花卉資源大量消耗。特別是珍稀瀕危的野生花卉往往分佈區狹窄,種群自我更新繁育能力不強,長期採挖勢必造成這些資源面臨瀕危狀態。
  
  3、主要目標與任務
  
  近期目標與任務(2006-2010年):組織開展野生花卉資源調查,完成對重點地區如西南地區的花卉資源調查,完成100種重要原產花卉資源的調查。在調查的基礎上,對野生花卉資源進行整理、編目,編制重點保護花卉植物名錄和受威脅花卉植物名錄。加強對現有栽培花卉品種資源的鑒定、整理和編目。開展對我國特產野生花卉繁育技術研究,為野生花卉產業化做準備。
  
  中期目標與任務(2011-2015年):完成全國野生花卉資源調查和編目,完成300種原產花卉資源的調查。在調查的基礎上,制定保護計劃,建立以保護珍貴野生花卉資源為主要目標的自然保護區、野生花卉植物移地保護中心以及花卉種質資源保存庫。完成對我國原產、市場消費量大的20種花卉的繁育技術研究和產業化開發。
  
  遠期目標與任務(2016-2020年):在資源調查和編目的基礎上,繼續加強保護措施,形成花卉資源就地保護和移地保護網絡體系。穩步發展野生花卉產業化。2020年前,開發出50種我國原產花卉,使之產業化,一些種類進入國際市場。
  
  4、保護與利用措施
  
  對野生花卉原生境實施就地保護。到2020年,在全國範圍內新建50∼100個野生花卉保護區或保護點,重點區域有長白山區、秦巴山區、冀南太行山區、甘肅南部、青島嶗山、舟山群島、雲南、藏東南和新疆等地,保護重點有蘭科植物、蘇鐵屬植物、野生玫瑰、百合科植物,以及山茶、杜鵑、報春花、蕨類、木蘭科、薔薇屬、菊屬、牡丹、芍藥、攀援植物、高山花卉、虎耳草科、毛茛科觀賞植物等。在現有自然保護區保護範疇中增加野生花卉資源或重點野生花卉的保護內容。
  
  加強移地保存設施建設。對於天然群體遺傳組成發生較大變化的花卉植物,以及適應性差、對環境、氣候等生態條件要求嚴格的種類,或存在潛在破壞威脅的野生花卉,需要在其群體中收集種子或繁殖材料,並在其原生境附近營建移地保存園(圃)進行集中保存,或建立花卉種質資源庫。到2015年,建成“國家野生花卉種質資源保存庫”,收集保存優良的野生花卉種質資源,並通過人工繁育擴大種群數量,使一些珍貴的野生花卉資源得以長期保存和市場開發。
  
  推動國內原產花卉的產業化生產。優先開發具有栽培歷史和文化基礎,適合大眾消費的國內原產花卉種類。因地制宜地發展具有地方特色的野生花卉商業化生產。
  
  引種馴化野生花卉。野生花卉多數具有特殊的觀賞特性,有些種類的生態適應性廣,容易繁殖和栽培,可以直接應用到城市園林綠地中,提高城市綠地的植物多樣性。到2015年,開發100種野生花卉用於當地城市園林綠化。
  
  利用野生花卉基因資源培育新的花卉品種。選擇具特別遺傳性狀的花卉植物作為親本材料,利用傳統育種技術和分子生物學的手段,培育新的優良品種。到2015年,挖掘30個優良基因,培育50個優良花卉品種。
  
  利用野生花卉資源發展花卉旅遊。野生花卉資源群落常形成優美的自然植物景觀,可將保護野生花卉資源與花卉觀賞旅遊結合起來。
  
  (七)藥用生物物種資源保護與利用
  
  1、現狀
  
  根據1983年第三次全國中藥資源普查的結果,我國分佈有藥用植物種類涉及383科,2309屬,11146種(含亞種、變種);藥用動物種類415科,861屬,1581種;礦物藥80種,合計12807種,在世界上位居前列。
  
  在整個藥用生物資源種類中,民間草藥最多,有7000多種,約佔資源種類的60%,其中相當一部分民間草藥還處於比較原始的經驗積累階段。民族藥有4000多種,約佔30%,具有傳統藥學理論基礎、可供直接利用的約400種左右,有100種左右與中藥交叉(重復)。中藥材約1200種,其中列入商品經營必備目錄的有600種(包括製品和加工品),普通藥店(房)的經營品種約為300-400種,進入流通領域的商品藥材僅100多種。按來源分類,植物藥材佔85%以上,動物藥材佔10%左右。
  
  常用中藥材是當前中醫處方和中成藥製劑的主體,年總需求量超過60萬噸,其中出口近30萬噸,常用中藥材70%的品種供應仍依賴於野生資源。在過去的25年中,中藥工業產值年平均遞增20%以上,國際上一些著名制藥公司加強了對包括我國中藥在內的天然藥物的研究開發。出口中藥材的種類和數量大幅度上升,藥用植物提取物的大量出口,對野生藥用生物資源造成了巨大壓力。
  
  藥用生物資源保護已成為生物多樣性保護重點議題。目前,我國已列入國家野生植物保護名錄(第一批)的藥用植物有20種,列入《瀕危動植物種國際貿易公約(CITES)》附錄的藥用植物有30種(類)。
  
  2、存在的主要問題
  
  法規不健全。1987年頒布實施的《野生藥材資源保護管理條例》,由於執法主體、保護級別、資源狀況和保護措施已經發生了重大變化,已經不能適應新的形勢,迫切需要加強藥用生物資源保護的立法與執法。
  
  中藥野生資源的無序利用加重了資源危機。因過度採挖,冬蟲夏草、肉蓯蓉、石斛、紅景天、雪蓮、蛤蚧等中藥材品種已成為珍稀瀕危物種,面臨滅絕;歷史上一些名貴中藥品種如野山參、筧橋地黃、茅蒼術、多倫赤芍、木通等已經消失。
  
  資源本底不清。中藥資源普查已長期中斷,資源監測網絡不健全,目前的許多數據還是20多年前第三次中藥資源普查的數據,原有的資源產地信息、市場供求信息的統計渠道被取消,缺乏官方和有權威的統計數據。此外,在資源普查技術、監測系統研究、信息系統、資源保存和繁育技術等方面都存在基礎薄弱的情況。
  
  3、主要目標與任務
  
  近期目標與任務(2006∼2010年):完成400種常用和100種珍稀瀕危藥用物種資源的調查研究工作,開展重要藥用生物種質資源的調查、收集和保存;完成5-10個野生藥用植物資源的就地保護設施建設;完成5-10個珍稀瀕危野生藥用植物的移地保護設施和人工繁育基地建設;建立和完善1-2個藥用植物種質資源庫;開展1-2種藥用生物新技術和替代品方面的研究;研究藥用生物保護和利用相關政策體系,初步建立藥用生物資源動態監測系統。到2010年,基本遏制藥用生物資源過度利用的趨勢,使其資源利用轉入良性循環。
  
  中期目標與任務(2011∼2015年):基本完成重要藥用生物資源種質資源的收集、整理和保存工作,建設20∼30個以藥用生物為主要保護對象的自然保護區;開展對50種左右的野生藥用生物的撫育保護、采收利用和栽培馴化的研究;開展100種大宗中藥材規範化生產的研究和技術推廣工作;建立藥用生物資源動態監測系統;建立1座國家級藥用植物種質資源保存庫。
  
  遠期目標與任務(2016∼2020年):開展珍稀瀕危藥用生物資源的拯救及其替代品研究,開展藥用生物的良種選育和利用生物技術生產藥用活性成份的研究及其技術推廣。到2020年,完成對200種野生藥用生物的撫育保護、采收利用和栽培馴化的研究,基本實現主要藥用物種資源的可持續利用。
  
  4、保護與利用措施
  
  開展藥用生物資源的本底調查工作,並建立藥用生物資源的動態監測體系。定期進行藥用植物資源的調查,建立我國藥用植物資源動態數據庫。建立中藥資源監測點和中藥資源信息採集點,加強中藥資源監測和信息採集網絡建設。力爭在2006年至2010年期間,完成第四次全國藥用生物資源普查工作。
  
  加強藥用生物的就地保護。2015年前,建立20個藥用生物資源自然保護區,如建設青藏高原中/藏藥材資源保護區、新疆荒漠沙生中藥資源保護區、鄂爾多斯高原甘草、麻黃、鎖陽、銀柴等乾旱沙生藥用植物自然保護區、吉林長白山北藥資源保護區、海南南藥資源保護區、廣西隆安龍虎山中藥資源保護區、雲南西雙版納中藥資源保護區等。並在野生藥材重點生產地區,建立10∼20個生產性撫育保護區。
  
  建立藥用生物移地保護體系。根據道地藥材的自然分佈狀況以及我國區域性氣候特點,至2015年分別在東北、華北、西北、青藏高原、雲貴高原、華東或華中、華南、海南等地區建立8個國家藥用植物種質資源保存圃。另外,建立一些適合寒冷、乾旱(荒漠)、濕地等特殊環境的小型種質資源圃,並依託動物園建立3∼5個藥用動物專用種質資源保存園區,形成全國藥用植物種質資源收集保存網絡系統。
  
  建立中藥資源綜合利用示範體系。2015年前,建立5-10個中藥資源可持續利用示範區,並通過示範區建設探索不同類型藥材資源的可持續利用模式。為高效利用藥材資源,需要積極倡導藥材資源的綜合利用,多用途開發藥用生物資源和多部位綜合開發利用藥用生物資源,實現根、莖、葉、花、果實、種子等各器官的利用,提高利用效率。
  
  加強藥用生物資源生物技術研究。利用組織培養快繁技術實現珍稀瀕危藥用生物的快速繁殖;利用發酵培養等方法,推動藥用生物資源利用新技術的開發與利用。到2015年前,建立部分野生藥用物種資源的核心種質體系,開展種質基因的鑒定、整理和篩選。利用優良基因,培育優良藥用生物品種,全面提高栽培藥用生物資源的質量和產量,降低對野生藥用生物資源的依賴。
  
  建立合理的藥用生物資源的管理機制。建立和完善藥用生物資源進出口管理的相關法律、法規,穩步推進《中藥材生產質量管理規劃規範》(中藥材GAP)的實施,保障藥材生產企業按照規範要求,生產質量合格的中藥材。
  
  (八)竹藤植物資源保護與利用
  
  1、現狀
  
  我國竹類植物資源豐富,有500多種,佔世界竹種的40%以上;竹林面積約500萬公頃以上,佔全世界竹林面積的25%;我國竹種資源、竹林面積、竹筍和竹材產量均居世界首位。我國熱帶和南亞熱帶地區分佈有棕櫚藤種3屬40種21變種。
  
  隨著人口增加和經濟社會的發展,大量土地利用從原生狀態轉為農牧業生產和城市建設,熱帶、亞熱帶竹類和藤類植物資源遭到大面積破壞,生境受到不同程度的威脅;同時,由於不合理的工業化利用,致使某些竹類和藤類物種資源處於瀕危邊緣。
  
  2、存在的主要問題
  
  資源本底不清,監測體系落後。許多竹、藤類物種資源的本底及遺傳變異不清。我國竹、藤類資源調查、監測一直採用人工調查手段,週期長、效率低、精度差、實時性弱,缺少有效的跟蹤監測體系來監測和評價竹、藤類植物資源的動態變化與發展趨勢,影響和限制了我國天然竹、藤類資源的保護與利用。
  
  保護不力。我國竹、藤植物保護工作處於起步階段,工作區域性明顯,任務量大,週期性長,研究與管理缺少連續的支持。一些竹種、藤種園和收集圃遭到破壞。
  
  資源開發利用率低,資源共享不充分,資源評價工作缺少系統深入的研究。我國可供利用的竹藤類物種資源有幾百種之多,而目前得到開發利用種類有限,不足總數的5%。
  
  3、主要目標與任務
  
  近期目標與任務(2006-2010年):調查我國竹藤類物種資源本底,並進行編目,建立數據庫。明確需要特別關注的處於瀕危和受威脅狀態的竹藤類物種,對其瀕危原因進行深入的研究。建立珍稀瀕危竹藤類植物自然保護區,實行優先保護。
  
  中期目標與任務(2011-2015年):在摸清本底的基礎上,初步建立全國竹類、棕櫚藤類植物資源保護與持續利用的信息系統。收集、保存毛竹、早竹、麻竹、篌竹、巴山木竹、巨龍竹等主要竹種種質資源,建立完善的竹種質資源移地保存圃。
  
  遠期目標與任務(2016-2020年):建立竹、藤類植物的種質資源保存庫。通過人工繁育和擴大種群,使珍稀瀕危竹藤種類回歸自然。在種質資源收集的基礎上,進行性狀鑒定、評價和種質篩選研究,對具有經濟價值的竹、藤類物種資源進行開發利用。
  
  4、保護與利用措施
  
  加強竹、藤類物種資源及竹、藤林環境中生物多樣性保護。竹、藤林環境中生活著種類繁多的野生動物、微生物及非竹類植物,它們相互聯絡、相互作用,構成一個完整的竹林或藤林生態系統。建立自然保護區是保護竹林和藤林生態系統和生物多樣性的最有效的措施。採取就地保護措施,重點保護箭竹屬、玉山竹屬、筇竹屬、寒竹屬、巴山木竹屬等5屬的近20種竹類植物,以及一些具有潛在開發價值和應用前景的竹、藤種質資源。
  
  對於適應性差和對環境、氣候等生態條件要求嚴格的竹藤種類進行遷地保護。擬分別在國際竹藤網絡中心黃山基地、廣西大青山、在福建漳州華安竹植物園和海南省三亞市建立主要竹藤種質保存圃。
  
  加強竹、藤物種資源清查。建立竹藤資源調查、動態監測平臺和先進的資源監測技術體系,掌握現有竹藤資源現狀及其消長變化規律。通過對全國的資源調查,物種鑒定,實現竹藤資源信息共享,促進竹藤資源的有效保護與合理利用。
  
  加強竹藤類物種資源開發利用基礎研究。篩選重要的核心竹藤類種質,開發優良的基因用於品種改良。按照不同用途和類別,對竹藤類植物資源進行系統的評估和化學成分測試,挖掘其資源價值,篩選出新的經濟用途。對有重大用途價值的物種,採用現代生物技術,開發建立規模化快速繁殖體系,促進其可持續的高附加值產業化利用。
  
  (九)其他野生植物資源保護與利用
  
  1、現狀
  
  其他野生植物資源是指除農業野生植物、林木野生樹種、野生觀賞植物、野生藥用植物、野生竹藤類植物以外的其他野生植物資源。
  
  據《中國植物志》(1959-2004)統計,全國共有維管植物約31000種,約佔全世界的10%。植物總數列全球第三。我國的植物資源有種類繁多、地域性顯著、特有性突出、用途廣泛、可替代性強、種質資源豐富等特點,在世界上佔有非常重要的地位。據估算,在全國3萬餘種高等植物中,約有近半數種類在不同地區被人們所利用。其中已開發利用的重要野生經濟植物有3000多種,目前還在陸續開發植物的新用途。事實證明野生植物資源及其悠久的利用歷史是我國寶貴的生物學遺產,野生植物資源作為一種重要的戰略資源儲備,可滿足未來農業和生物藥業研發日益增長的需求。
  
  其他野生植物資源面臨的主要威脅包括植被破壞、生境破碎、對生物物種資源的過度開發利用以及外來種入侵和環境污染等。《中國物種紅色名錄》(第一卷,2004)列出的受威脅生物物種比例達15%,其中裸子植物、蘭科植物等具有重要經濟價值類群的受威脅比例高達40%以上。
  
  為保護野生植物資源,各級政府先後建立了1000多個以野生植物物種資源為保護目標的自然保護區,75%左右的國家重點保護野生植物得到了保護。建有140多個植物園,移地收集保存的植物物種總數達10000多種,約佔我國植物區係成分的65%。各植物園還根據自己的優勢,建立了135個各具特色的專類植物園。
  
  2、存在的主要問題
  
  現行法律法規與管理機構不健全。目前我國尚無一部專門的野生植物保護法律,已頒布的《野生植物保護條例》操作性不強,並存在有法不依,執法不嚴的現象。管理機構不健全,力量薄弱,全國1/3的省市沒有設立專門的野生植物管理機構。
  
  保護意識薄弱。普通公眾乃至一些地方政府部門對野生植物的保護意識仍然淡薄,濫採濫挖國家保護的野生植物現象還十分嚴重。
  
  本底和保護現狀不清。野生植物物種資源編目尚未完成,保護現況仍然不清楚。現有的全國及各地區植物志的編寫主要是基於20世紀70-80年代以前積累的標本資料,未能真實反映最近20多年來野生植物分佈的現況,尤其是近年來經濟植物的消長情況以及瀕危植物面臨的實際狀況尚不清楚。
  
  缺乏全國野生植物資源網絡信息系統。許多資源研究單位還沒有認識到網絡信息的價值,缺乏信息共享意識。目前,大量植物資源信息分散在各有關科研機構,因各機構信息管理技術手段不一,許多資料可比性和可利用性差。
  
  3、主要目標與任務
  
  近期目標與任務(2006-2010年):完成全國野生植物資源編目,重點是除了農作物野生近緣種、林木、花卉和藥用植物資源以外的其他各類野生資源植物;對野生植物資源重點分佈地區和經濟植物重要地區及重點類群開展有重點的野生植物資源調查;對全國自然保護區和植物園保護的植物資源進行本底編目,了解其保護狀況和野生植物受威脅現狀,初步建立全國野生植物資源保護與持續利用的信息系統。
  
  中期目標與任務(2011-2015年):在資源調查和編目的基礎上,編制全國植物紅皮書,明確生物物種保護的優先等級,深入研究珍稀瀕危植物的瀕危狀況和原因;規劃新的珍稀瀕危植物自然保護區,加強相關類型自然保護區的建設與管理,建立資源檔案;加強野生植物移地保護設施建設,完善植物園建設和管理,建立2-3個綜合性大型植物園;深入研究珍稀瀕危植物的瀕危狀況和瀕危原因。
  
  遠期目標與任務(2016-2020年):建立和完善野生植物資源保護監測體系,包括對開發利用和貿易的動態監督;通過人工繁育和擴大種群,使大量珍稀瀕危植物回歸自然。在資源常規調查和保護的同時,加強重點目標野生植物資源的開發利用,並完成對野生植物資源潛在利用價值的鑒定,開發一批野生植物的醫藥價值和其它價值。完成國家野生植物戰略資源儲備庫的建設。
  
  4、保護與利用措施
  
  加強保護區建設,新建一批保護特有植物資源和重要物種的保護區。在天山地區建立中亞特有屬溝子薺、天山特有屬疆堇天山紫草等物種的保護區和保護點,在準噶爾地區新建保護梭梭等荒漠植物的保護區;在青海可可西埵a區新建保護晝筆菊、藏木蓼、蚤草和駱駝蓬等的保護區或保護點;在山東青島附近島嶼新建耐冬山茶保護區;在華北平原和山地新建特有屬螞蚱腿子和獨根草的保護區;在四川甘孜阿壩地區新建劈鹼草保護區等等。
  
  調查全國野生植物資源本底。以重點調查和普查相結合方式,調查全國各地野生植物物種及遺傳資源本底,進行編目,了解其分佈和保護狀況以及野生植物受威脅現狀。至2015年,重點調查野生植物分佈關鍵地區,如西南石灰岩地區、武陵山地區、浙閩贛交界山區、青藏高原地區及西北乾旱、半乾旱地區。普查重點是各類經濟植物的野生資源儲量、利用方式、過去幾年的市場行情及資源消長量。在調查的基礎上,對全國野生植物資源綜合狀況進行評估。分別提出可充分利用物種資源、保護性利用物種資源和限制性利用物種資源的名單和目錄。
  
  建立和完善國家野生植物種質資源庫和植物園體系。到2015年,建立並完善我國野生植物移地保護的網絡體系,增建5-6個國家級野生植物移地保護植物園和50-80個地區和城市植物園。建立一批專業類型植物園(圃)和種質繁殖基地:加強植物園體系建設,統一規劃全國植物園的引種栽培計劃,提升植物園遷地保育的科學研究水平。
  
  開發和應用陸生野生植物資源可持續利用新技術。到2015年,一方面對現有的成熟技術進行全面系統的分析總結,制定野生植物資源可持續利用技術指南;另一方面,根據需要制定新開發可利用植物資源名單並提供相應的可持續利用技術。鼓勵開發馴化、栽培野生植物的新技術,鼓勵對有潛在利用價值的野生植物開展核心化學成分分析,鼓勵開發我國特有資源的自主創新技術活動。開展重要經濟植物和珍稀瀕危物種的人工繁育技術研究,開發生物能源技術。
  
  (十)微生物資源保護與利用
  
  1、現狀
  
  我國生態類型具有多樣性和代表性,有豐富的微生物資源和特有類型。目前,我國真核微生物已知物種數約9000種,僅佔我國估計物種數的4%,佔全世界已知種數的11%,其中可人工培養的種數約800-1000種。在我國已查明的真核微生物中,我國特有種超過2000種。由於我國原核微生物資源缺少全面調查研究,尚無法估計已發現的物種數量。
  
  我國第一個專業微生物菌種保藏機構是成立於1951年的中國科學院菌種保藏委員會。隨後,又陸續建立了醫學和工業微生物菌種保藏機構。1979年,原國家科委批准成立中國微生物菌種保藏管理委員會。目前,我國共有16個保藏中心(包括香港、台灣各一個)在世界菌種保藏中心註冊,註冊保藏各類微生物菌種61623株(其中台灣保存10398株)。相比之下,我國微生物菌種資源的佔有量與資源豐富大國的地位極不相符。根據2005-2006年環保總局組織的調查統計,我國大陸區域共保存各類微生物菌種資源約29萬株,主要分散保存在近50個微生物學研究單位,共有9個保藏中心出版發行了各自的菌種目錄,登載各類共享微生物菌種20862株。這些菌種保藏單位,每年向社會提供各類微生物菌種估計在3萬株左右。
  
  2、存在的主要問題
  
  不合理的開發使微生物資源受到威脅。自然界中的微生物易受環境因素的影響,一旦原始環境遭到破壞,其原有的微生物物種區係組成將發生變化,一部分物種甚至消失滅絕。
  
  資源本底不清,缺少菌株動態調查和編目信息系統。除放線菌和根瘤菌,我國原核微生物資源缺少系統和全面的調查研究。對於我國已鑒定和保存的微生物菌種數量已有比較清楚的數據,但是在菌株水平上,資源本底仍然不清。微生物菌株保存信息系統也尚未建立。微生物資源擁有數量的嚴重不足,已成為制約我國生命科學研究和生物技術產業發展的瓶頸之一。
  
  研究工作不充分,開發利用率低。基礎研究方面與發達國家相比尚有差距,在應用研究方面大多是模倣國外,對已經開發利用的微生物資源,資源共享不充分,實現共享的菌種資源不到30000株。資源評價工作目前處於表觀性狀或產量性狀層面,缺少系統研究,無法揭示菌種全面的生物學特性,為資源開發所能提供的信息有限,綜合開發利用率低下。
  
  3、主要目標與任務
  
  近期目標與任務(2006-2010年):查明各研究機構保存的微生物菌種和菌株,重點調查和收集具有重要應用前景的微生物資源,加強微生物資源庫的能力建設和設施建設,重建我國微生物資源保存和共享體系,根據需要引進國外重要經濟微生物菌種和菌株,系統開展重要微生物資源的編目和收集保存。到2010年,我國微生物資源儲備超過35萬株。
  
  中期目標與任務(2011-2015年):充分利用現代生物科學技術的最新成果,建立微生物資源發掘、分離培養、保存、評價的完整技術體系,實現微生物物種和基因資源收集、保存、研究、開發利用的有機整合。到2015年,我國微生物遺傳資源儲備超過40萬株。同時開發農業生物製劑用微生物菌種資源,開發安全、健康的微生物食品或食品添加劑,提高我國食品安全保障水平。
  
  遠期目標與任務(2016-2020年):到2020年,我國微生物資源儲備超過45萬株。同時通過大規模篩選和提取微生物生物活性物質,研製一批抗腫瘤、抗真菌、抗病毒、新型人用、畜用和農用抗生素等微生物藥物。利用微生物技術,大幅度提高再生能源的生產效率,突破環境生物修復、整治技術。在微生物資源領域取得一批具有自主知識產權的新資源和新技術。
  
  4、保護與利用措施
  
  加快微生物資源的查明和編目工作。抓緊微生物資源調查,重點調查和收集具有重要應用前景的微生物資源,逐步摸清我國微生物資源家底。在資源調查中,要特別關注我國特有自然生態地區內的微生物資源,對不同生態地區進行廣泛調查、分離和收集,開展系統學、分類學研究,以及類群之間親緣關係和系統演化理論的探討。資源調查中還要特別重視極端環境微生物資源和污染環境微生物資源,選擇具有特殊化學因子的鹽湖、鹼湖、熱泉、深海等,發展採樣、分離、培養等新的方法技術,進行系統的物種及基因分析。
  
  建立國家微生物資源庫與共享體系,並進行系統的研究工作。我國雖已建立了微生物菌種保藏體系,但其規模、機制、功能已不能適應當今科學研究和應用開發的發展需要。需要整備、重建高水平的國家微生物菌種資源保存與管理體系,以及信息資源共享服務體系。到2015年,共享微生物菌種超過10萬株,保護的微生物物種達5000種,為工農業生產、環境保護、科研教育提供優質微生物遺傳資源、信息資源和技術保障。需要對微生物資源進行系統和深入的研究工作,特別是結合疫病等傳染病防治工作,對病原微生物的傳播機理進行深入研究。
  
  依靠科學技術進步不斷開發微生物資源潛力。不斷發展能夠展示微生物資源特性的檢測或篩選技術,發展新的理論和技術,建立不同技術集成平臺,包括組合化學技術、分子育種技術、微陣列技術、高通量篩選技術等。在此基礎上,研究和建立高效篩選模型,縮短資源的開發利用週期。至2015年,要集中研究力量,有計劃地採集和分離微生物菌種及菌株,對已分離的菌種及菌株進行保存、評估和利用。
  
  開發利用各類微生物資源。注重調查和收集土壤中具有藥用價值的微生物資源,從中尋找各種生理活性物質,如各種酶抑製劑、免疫調節劑、受體拮抗劑和激動劑、離子載體、類激素、抗氧劑、生物表面活性劑和抗輻射藥物等。到2020年,開發出100個微生物新藥。深入研究與生物固氮、生物防治以及和纖維素、木質素等自然資源的合理利用有關的微生物資源,促進其在我國農業生產中發揮重要作用,包括微生物飼料和現代微生物農藥以及現代微生物肥料的應用,到2020年,人工馴化栽培珍稀食用菌達100種。
  
  加強生物能源的研究。通過微生物發酵技術,利用有機廢物轉化產生再生能源,利用微生物產生氫和生物電池。此外,還要加強微生物在生態環境保護方面的應用,利用微生物的分解特性,處理生產和生活中的有機廢棄物,凈化環境。
  
  (十一)與生物物種資源相關的傳統知識保護與利用
  
  1、背景
  
  傳統知識是指當地居民或地方社區經過長期積累和發展、世代相傳的,具有現實或者潛在價值的認識、經驗、創新或者做法。與生物物種資源相關的傳統知識在食品安全、農業和醫療事業的發展中,發揮著重要的作用。我國歷史悠久,民族眾多,各族勞動人民在數千年的實踐中,創造了豐富的保護和持續利用生物多樣性的傳統知識、革新和實踐。
  
  近年來,與生物物種及遺傳資源相關的傳統知識保護問題已經成為《生物多樣性公約》(CBD)和世界知識產權組織(WIPO)乃至世界貿易組織(WTO/TRIPS)等關注的重要議題,也是發展中國家與發達國家爭論的焦點之一。
  
  《生物多樣性公約》提出,鼓勵公平分享因利用土著傳統知識、創新和實踐而產生的惠益,要求各締約國,依照國家立法,尊重、保護和維持土著和地方社區體現傳統生活方式並與生物多樣性保護和持續利用相關的知識、創新和實踐,促進其廣泛利用,鼓勵公平地分享因利用此等知識、創新和做法而獲得的惠益。
  
  隨著履行《生物多樣性公約》的深入,傳統知識對於生物遺傳資源的利用以及生物多樣性保護的作用日益顯現,成為《生物多樣性公約》後續談判新的熱點問題。2004年,《生物多樣性公約》第七次締約方會議已決定成立“傳統知識特設工作組”,研究在習慣法和傳統做法的基礎上建立保護傳統知識的專門制度。
  
  2、存在的主要問題
  
  傳統知識往往被視為公知領域的知識,權屬不明確。許多與生物物種及遺傳資源相關的傳統知識是傳統群體共同創造並世代相傳的成果,其權屬關係複雜,有的很久以前就已經文獻化,或者以其他方式進入公知領域;還有的是以嚴格保密的方式由直系親屬或者師傅口頭傳授,沒有文獻化資料。這些都給傳統知識的知識產權保護增加了難度。
  
  現有專利制度要求,申請專利必須符合新穎性、創造性和實用性三個標準。傳統知識因其公知性,不符合其新穎性條件。有些傳統知識如傳統的中藥、藏藥等,不像西藥那樣可以確切地表達其分子結構,難以清晰地界定其保護範圍。另外,中藥等復方是由多味中藥材製成的產品,增減藥味可能難以確定其侵權行為。
  
  傳統知識流失及失傳現象嚴重。許多傳統知識在尚未獲得現代知識產權制度充分認可之前就已經流失國外,並被廣泛流傳和商業開發利用,而傳統知識的持有人卻不能分享利益。
  
  3、主要目標與任務
  
  近期目標與任務(2006-2010年):密切關注《生物多樣性公約》、世界知識產權組織、世界貿易組織等在傳統知識保護方面的談判進展,研究並制定傳統知識保護的相關法律、法規、政策、保護方案與措施,建立遺傳資源和相關傳統知識獲取與惠益分享制度。在全國範圍內全面調查生物資源相關傳統知識,並進行系統文獻化編目,2010年前重點調查傳統醫藥和傳統農作物、畜禽品種資源,特別是加強少數民族地區相關傳統知識的調查。
  
  中期目標與任務(2011-2015年):繼續全面進行相關傳統知識調查,除傳統醫藥和傳統農業品種資源,還要調查與保護和持續利用生物多樣性相關的傳統生態農業方式、社區生活方式和傳統食品、工藝品加工技術,以及與生物多樣性相關的民族文化與宗教文化,並對調查的相關傳統知識進行系統文獻化編目,建立數據庫。結合國際上相關傳統知識的談判進展,研究制定和完善保護傳統知識的相關政策、法規與制度,制定並完善遺傳資源和傳統知識獲取與惠益分享的制度和機制,要求專利申請者必須披露所使用傳統知識和遺傳資源的來源。
  
  遠期目標與任務(2016-2020年):2020年前基本完成全國傳統知識的調查和數據庫建立;通過評估,制定傳統知識保護目錄,繼承、弘揚和推廣具有應用價值的傳統知識。建立和完善有效的傳統知識保護制度,普遍實施專利申請中必須披露所使用傳統知識和遺傳資源來源的制度,確保在共同商定條件下與傳統知識擁有者分享惠益。
  
  4、保護與利用措施
  
  開展中醫藥傳統知識調查、登錄與編目。2006-2010年,由相關主管部門組織實施全國傳統醫藥知識調查,在全國普查的基礎上,重點調查雲南、貴州、西藏、四川、內蒙古、新疆等省區的民族醫藥,包括藏藥、苗藥、侗藥、彝藥、傣藥、蒙藥、維藥等少數民族醫藥傳統知識。建立國家傳統醫藥知識登記制度,使用統一標準,記錄整理傳統醫藥知識、療法、原產地區、發明年代、知識持有人(社區)、使用歷史、惠益分享實踐、資源現狀、引出或流失情況。
  
  開展與遺傳資源相關傳統知識的調查、登錄與編目。2011年至2015年,繼續進行民族醫藥傳統知識調查、登錄與編目,並擴展到整個中醫藥和民間草藥傳統知識。同時開展與遺傳資源相關的傳統知識、創新及實踐方面的調查,重點是傳統品種資源和傳統栽培與育種技術的調查和文獻化整理,包括品種資源的性狀特性、遺傳組成、生物學特性、特別優良性狀、選育和栽培年代、原始培育社區、保存地、品種權人、引出推廣地區、產生效益和惠益分享情況等。
  
  開展與生物多樣性相關傳統農業方式和傳統民族文化的調查、登錄與編目,包括傳統加工技術、農業生產方式和與生物多樣性保護與持續利用相關的民族習俗、藝術、宗教文化和習慣法等。整理、評估和研究其知識的內核、文化根源、發展歷史、對生物多樣性影響效果、原產地、影響範圍、推廣應用等。
  
  採取適當措施,有效保存、繼承和發展具有應用價值的傳統實用技術,特別是總結推廣對生物多樣性有利的農業生產技術。2006年至2015年,集中力量在對西南、西北地區少數民族農業傳統知識和技術進行總結和推廣。利用生態學理論和現代先進技術,對傳統知識和技術進行理論總結和技術改良。
  
  研究制定傳統知識保護政策、法規與制度。研究保護傳統知識的特殊制度,建立遺傳資源及相關傳統知識來源的合法性證明制度。開展傳統知識其知識產權性質及其保護方式的研究工作,爭取在理論研究和相關保護制度的建設方面有所進展,加強傳統知識管理的能力建設。
  
  (十二)生物物種資源出入境查驗體系建設
  
  1、背景
  
  我國是世界上生物遺傳資源最豐富的國家之一,也是發達國家搜取生物遺傳資源的重要地區。過去的一二百年間,我國大量的物種及其遺傳資源被國外研究人員和商業機構蒐集引出。一些資源在國外經生物技術加工後,形成專利技術或專利產品再銷至國內,造成國家利益的重大損失。我國流失的物種及遺傳資源大部分是通過非正常途徑流入國外,除了國外人員和國外機構的非法蒐集、走私、剽竊外,還包括郵寄國外、出境攜帶、對外研究合作帶出等方式,而進出境管理制度的不完善是導致許多生物物種及遺傳資源流失國外的直接原因。
  
  2、存在問題
  
  缺少必要的執法依據。目前,國家在生物物種資源出入境管理方面,立法尚屬空白,未對禁止和限制出入境的生物物種品種及出入境審批方式作出明確和具體的規定,給口岸執法工作帶來很大困難。
  
  缺乏必要的甄別知識。生物物種資源多種多樣,既包括植物、動物和微生物物種,又包括種以下的分類單位及其遺傳材料,口岸執法人員缺乏必要的甄別知識,給查驗工作帶來很大困難。
  
  缺少有效的查驗手段。攜帶生物物種資源出境的載體多種多樣,可以是傳統的動植物活體及其部分或其標本,也可以是菌株、組培體、胚胎,甚至可能是細胞培養液、克隆載體等,可以隨身攜帶,也可以夾雜在行李之中,除了傳統的動植物活體及其標本外,海關現行常用設備很難檢查出來。
  
  缺乏必要的檢驗檢測力量。由於目前動植物檢驗檢疫專業人員主要來自獸醫、植物保護等專業,知識結構側重於疫病疫情的檢測,而在動、植物分類鑒定方面的技術力量比較缺乏,需要配備專門從事生物物種資源檢驗檢測的專業人員。
  
  缺少快速準確的鑒定技術。現場鑒定的基本要求是快速準確,但是由於生物物種資源的範圍十分廣泛,檢驗檢疫人員依據常規顯微鏡等設備難以進行快速準確鑒定,特別是細胞培養液、克隆載體等遺傳物質,必須採用分子生物學等各種高科技檢測手段,需要有針對性地研發新的鑒定技術。
  
  3、主要目標與任務
  
  近期目標與任務(2006-2010年):研究相關法律的制定和對現有法規的完善,研究制定和完善生物物種及其遺傳材料出入境管理制度,包括對出境生物物種及其遺傳材料審批、申報和查驗制度。研究先進的查驗鑒定技術,達到準確和快速查驗、檢測的要求。加強對相關工作人員的專業培訓,使其具備必要的專業知識,以提高執法水平。
  
  中期目標與任務(2011-2015年):在完善法規制度的基礎上,有效實施對旅客攜帶和郵寄生物物種及遺傳材料的出入境管理,在主要口岸初步具備快速準確查驗鑒定生物物種及遺傳材料的技術能力,具備較強的專業技術力量。
  
  遠期目標與任務(2016-2020年):將實踐中行之有效的管理制度和查驗、檢測技術手段推廣到全國所有口岸和國際郵局,使其制度化和程序化,同時不斷完善查驗、檢測手段。
  
  4、措施
  
  加強對公眾的宣傳教育。在各個出入境口岸設置海關、檢驗檢疫宣傳標識、公告欄,發放檢驗檢疫宣傳冊,加大宣傳力度;系統地通過媒體、網絡、科普讀物、生物物種保護宣傳周(日、月)等多種方式開展國家對生物物種資源保護的法律法規宣傳,以提高出境旅客及公眾,特別是科研人員和涉外人員的生物物種資源保護及自覺守法意識。
  
  建立生物物種資源出入境查驗制度。加強對生物物種資源出入境的監管。攜帶、郵寄、運輸生物物種資源出境的,必須提供有關部門簽發的批准證明。涉及瀕危物種進出口和國家保護的野生動植物及其產品出口的,需取得國家瀕危物種進出口管理機構簽發的允許進出口證明書。出入境檢驗檢疫機構、海關要依法按照各自職責對出入境的生物物種資源嚴格執行申報、檢驗、查驗的規定,對非法出入境的生物物種資源,要依法予以沒收。
  
  配備先進查驗、檢測設備。在全國31個省、市、自治區的148個旅客和國際郵件進出境重點口岸配備先進的查驗、檢測設備,加大出入境查驗、檢測力度。
  
  加強培訓,提高查驗、檢測準確度。加強專業知識培訓,分批為一線工作人員舉辦相關知識的培訓,使一線工作人員了解和掌握生物物種有關基本知識,增強查驗、檢測意識,提高查驗、檢測準確度。
  
  加強快速檢測技術設施建設。研究建立快速、靈敏的核酸鑒定方法,建立生物資源的物種和品種指紋圖譜,制定標準檢測方法,研製標準檢測試劑,並研究建立標準化生物資源指紋圖譜數據庫。並在北京、上海、廣州、昆明、廈門建立生物物種資源出入境檢測鑒定實驗室。
  
  五、近期優先行動領域與優先項目(2006-2010年)
  
  優先行動一:生物物種及遺傳資源的查明與編目
  
  優先項目:
  
  1、西南石灰岩地區、橫斷山脈地區等生物多樣性關鍵地區野生動植物資源調查與編目;
  
  2、全國特有珍貴林木樹種、藥用生物、觀賞植物、竹藤植物等資源調查與編目;
  
  3、全國重點地區(如西部地區)水生生物資源調查與編目;
  
  4、重點地區農業野生植物與栽培作物品種資源、畜牧遺傳資源調查與編目;
  
  5、中國特有動物和特殊生態區及乾旱、半乾旱地區動物資源調查與編目;
  
  6、全國保藏微生物資源調查、特定環境中微生物資源的調查與編目、以及人和動物重要及新發病原微生物資源的查明與編目;
  
  7、西南地區相關傳統知識(民族傳統作物品種資源、民族醫藥、鄉土知識、傳統農業技術)的調查、文獻化編目及數據庫建立;
  
  8、制定各類生物物種資源清單目錄(包括禁止交易類、限制交易類、自由交易類),加強對進出口貿易的監督與管理。
  
  優先行動二:生物物種資源就地保護
  
  優先項目:
  
  1、農業野生植物資源和草種質資源的就地保護網絡建設;
  
  2、重要林木樹種、竹藤類種質資源、野生花卉和野生藥用植物資源的就地保護與網絡建設;
  
  3、重要野生動物資源、畜禽近緣動物種及畜禽品種資源就地保護設施建設;
  
  4、重要水生生物資源就地保護設施建設。
  
  優先行動三:生物物種資源移地保護與種質資源庫建設
  
  優先項目:
  
  1、珍稀瀕危野生動物保護拯救工程與繁育中心建設;
  
  2、重要農業野生植物、草類與牧草植物資源庫、圃建設和超低溫及試管苗保存庫的建設;
  
  3、重要林木、竹藤類植物、野生花卉和野生藥用植物等種質資源庫、移地保護設施和人工繁育基地建設;
  
  4、野生動物、家畜禽動物種質資源離體保存設施建設與“優異基因核心庫”建立;
  
  5、漁業資源增殖種苗基地及水產種質資源保存設施建設;
  
  6、人工繁育物種種群的野化與回歸自然工程;
  
  7、全國微生物菌種資源保存庫建設。
  
  優先行動四:生物物種資源保護與持續利用新技術研究
  
  優先項目:
  
  1、珍稀瀕危物種人工繁育技術及人工繁育種群回歸自然的技術研究;
  
  2、野生植物與農作物種質資源的性狀鑒定、基因克隆與利用技術研究,包括原產特有珍稀飼用野生植物種質資源保存與利用技術研究;
  
  3、珍貴林木、竹藤植物、中國原產花卉資源繁育技術研究與產業化技術開發;
  
  4、藥用生物有效成分提取技術、現代生物技術研究和瀕危藥用生物的繁育技術研究;
  
  5、野生動物與畜禽優質基因資源開發與利用,以及動物倣生資源的開發利用與新材料倣生技術研究;
  
  6、水生生物資源保護與增殖(含人工魚礁建設)技術研究;
  
  7、經濟微生物資源新用途的開發技術、難培養微生物基因資源的篩選與開發利用;
  
  8、高效、新型生物農藥產品的研製與生產;
  
  9、生物芯片等高新技術的研製與開發。
  
  優先行動五:建立生物物種資源保護與持續利用數據信息系統
  
  優先項目:
  
  1、編制全國生物物種資源數據管理規劃和計劃,建設和完善全國生物物種資源信息網絡系統;
  
  2、建立和完善各類生物物種資源數據庫體系,建立國家生物物種資源公共信息網絡和基礎數據平臺;
  
  3、建立和維護“國家生物物種及遺傳資源信息交換所機制”(CHM)。
  
  優先行動六:建立生物遺傳資源獲取與惠益分享法規制度體系
  
  優先項目:
  
  1、研究傳統知識定義,制定重要傳統知識保護名錄,並制定生物資源與傳統知識的知識產權保護制度;
  
  2、研究並建立專利申請中要求披露生物遺傳資源來源地證書的制度;
  
  3、建立處理生物遺傳資源和相關傳統知識的機構和信息交換機制;
  
  4、研究生物遺傳資源和傳統知識保護數據庫的建設,制定遺傳資源及相關傳統知識保護名錄。
  
  優先行動七:研究建立持續利用生物物種資源政策體系
  
  優先項目:
  
  1、生物物種資源價值體系與納入國民經濟核算體系研究,以及生物物種資源保護納入國家和地方國民經濟與社會發展計劃的機制研究;
  
  2、生態補償制度和生物物種資源保護經濟激勵政策研究;
  
  3、生物物種資源保護與利用相關標準體系研究;
  
  4、生物物種資源監測和預警機制研究;
  
  5、國際機構、非政府組織、企業和社會各界利益相關方生物多樣性保護夥伴關係建立和融資機制與政策研究。
  
  優先行動八:國外生物物種及遺傳資源的引進與開發利用
  
  優先項目:
  
  1、國外優良農作物種質資源的引進與開發利用;
  
  2、國外優良經濟林木、花卉植物、竹藤植物和藥用生物資源的引進與開發利用;
  
  3、國外優良種畜禽資源和其他優良動物種質資源的引進與開發利用;
  
  4、國外經濟水生生物資源的引進與開發利用;
  
  5、國外優良經濟微生物菌種的引進與利用;
  
  6、國外生物物種資源產業化開發技術的引進;
  
  7、引進物種風險評估與管理體系的建立。
  
  優先行動九:建立生物物種資源出入境控制查驗體系
  
  優先項目:
  
  1、建立生物物種資源輸出風險評估、許可制度以及出入境查驗法律法規,制定各類保護物種名錄,明確出入境查驗對象和查驗要求;
  
  2、口岸查驗設施的配置,以及生物物種資源出入境檢驗鑒定實驗室建設;
  
  3、生物物種資源遠程鑒定技術研究和外來物種快速鑒定及監測技術研究;
  
  4、微生物分離培養、快速檢測鑒定技術研究、遠程鑒定網絡建設和以及微生物環境安全評價體系研究。
  
  優先行動十:宣傳教育與培訓
  
  優先項目:
  
  1、主流媒體宣傳教育材料製作,以及學校及公眾宣傳教育教材編制;
  
  2、基層生物物種保護機構宣傳與教育設施建設;
  
  3、各類培訓計劃的實施與培訓設施建設;
  
  4、非政府組織在生物多樣性公眾教育與提高公眾參與意識方面的行動計劃與實施。
  
  六、保障措施
  
  (一)完善管理體系與協調機制
  
  進一步發揮生物物種資源保護部際聯席會議制度在《規劃綱要》實施過程中的作用,明確各成員單位的職責,強調部門之間的支持與合作,統一部署,分工負責,協調步伐,一致行動。加強地方政府和基層機構能力建設,建立多形式、多層次的監督機制和監督機構。
  
  (二)加強相關法律制度建設
  
  抓緊起草和完善生物物種資源保護法律法規,規範生物物種資源的採集、收集、保護、保存、研究、開發、交換、貿易等活動。建立生物物種、遺傳資源及相關傳統知識的獲取與惠益分享的制度。建立生物物種資源出入境查驗制度。
  
  (三)加大執法力度。
  
  明確職責,強化責任,嚴格執法,加強對有關單位持有、對外交換和提供生物物種資源情況的監督檢查。加強執法隊伍建設,提高執法能力,堅決打擊偷採盜獵、非法經營、倒賣走私生物物種資源的行為。
  
  (四)完善經濟政策與市場監督體系
  
  建立適合市場經濟的生物物種資源保護與持續利用政策體系,引導對生物物種資源進行有效保護和合理開發利用,以解決保護與開發的矛盾,實現生物物種資源的持久保護和可持續利用雙贏。建立市場監督體系,規範市場行為,引導生物物種資源的可持續開發利用。對列入國家保護名錄和國際公約保護名錄的動植物種的貿易實行嚴格的市場管理。
  
  (五)加大資金投入
  
  多渠道籌集資金,建立穩定的投入機制。中央和地方政府要隨著國家財力的增強,不斷加大對生物物種資源保護的資金投入,尤其要重視基礎能力建設的投入。各級人民政府要將生物物種資源保護納入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規劃,所需經費納入同級財政預算。鼓勵單位和個人參與生物物種資源保護與可持續利用。同時,更多地爭取國際資助。
  
  (六)強化宣傳教育
  
  突出宣傳國家相關法律法規,重點提高科研人員、出境人員和直接從事物種資源採集和開發活動的基層群眾的遵法和守法意識,增強保護與持續利用生物物種資源的自覺性。充分發揮主流媒體在宣傳生物物種資源保護方面的作用。加強基層機構的宣傳教育設施建設,建立基層宣傳教育專業隊伍。加強青少年教育,在中、小學教材中增加生物物種資源保護的內容,培訓青年學生志願者宣傳隊伍,加強對基層群眾的宣傳教育。
  
  (七)加強科學研究
  
  重點開發保護與持續利用生物物種資源的各類技術,加強部門、機構和項目間的信息溝通和協調,避免重復和資源浪費。積極推廣應用成熟的研究成果和技術,促進科學研究成果的交流和社會共享。
  
  (八)提高人力資源能力保障水平
  
  提高政府部門決策層人員素質,培養和充實大量優秀的基層管理人才。通過各種機制,培養大量科學技術人才,特別是生物分類學、生態學、生物技術、保護生物學等方面的專家,以及相關專業技術人才。
  
  (九)探索和建立公眾參與機制
  
  建立並逐步完善動員、引導、支持公眾參與生物物種資源保護的有效機制,實行群眾舉報投訴、信訪制度、聽證制度、新聞輿論監督制度和公民監督參與制度等。建立利益相關方共同參與的生物多樣性夥伴關係,調動社會各方力量,以多種方式參與生物多樣性保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