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版

當前位置:首頁 > 環境質量 > 其他 > 輻射環境

2015年輻射環境

2016-06-02

2016-06-02
分享到:
[打印] 字號:[大] [中] [小]

狀況

境電離輻射

2015年,全國環境電離輻射水平處於本底漲落範圍內。輻射環境自動監測站實時連續空氣吸收劑量率處於當地天然本底漲落範圍內。氣溶膠和沉降物中放射性核素活度濃度、空氣中氚活度濃度未見異常。長江、黃河、珠江、松花江、淮河、海河、遼河、浙閩片河流、西南諸河、西北諸河、重點湖泊(水庫)中天然放射性核素活度濃度與1983-1990年全國環境天然放射性水平調查結果處於同一水平,人工放射性核素活度濃度未見異常。城市集中式飲用水水源地水及地下飲用水中總α和總β活度濃度低於《生活飲用水衛生標準》(GB 5749-2006)規定的放射性指標指導值。近岸海域海水和海洋生物中天然放射性核素活度濃度處於本底水平,人工放射性核素活度濃度未見異常,其中海水中人工放射性核素鍶-90和銫-137活度濃度低於《海水水質標準》(GB 3097-1997)規定的限值。土壤中天然放射性核素活度濃度與1983-1990年全國環境天然放射性水平調查結果處於同一水平,人工放射性核素活度濃度未見異常。

 

2015年全國輻射環境自動監測站實時連續空氣吸收劑量率分佈示意圖

 

2015年中國近岸海域海水中鍶-90和銫-137活度濃度

運行核電基地周圍環境電離輻射 2015年,運行核電基地周圍輻射環境自動監測站實時連續空氣吸收劑量率處於當地天然本底漲落範圍內。核電基地周圍空氣、水、土壤、生物中除氚外其他放射性核素活度濃度未見異常。秦山核電基地、大亞灣核電基地、陽江核電基地和田灣核電基地周圍部分環境介質中氚活度濃度與核電廠運行前本底相比有所升高,評估結果表明,其對公眾造成的輻射劑量遠低於國家規定的劑量約束值。

民用研究堆周圍環境電離輻射 2015年,清華大學核能與新能源技術研究院和深圳大學微堆等研究設施周圍環境γ輻射空氣吸收劑量率,氣溶膠、沉降物、水和土壤中放射性核素活度濃度未見異常。中國原子能科學研究院和中國核動力研究設計院周圍部分環境介質中檢出微量的碘-131等人工放射性核素,評估結果表明,其對公眾造成的輻射劑量遠低於國家規定的相應限值。

核燃料循環設施和廢物處置設施周圍環境電離輻射 2015年,中核蘭州鈾濃縮有限公司、中核陜西鈾濃縮有限公司、中核北方核燃料元件有限公司、中核建中核燃料元件有限公司和中核四〇四有限公司等核燃料循環設施,以及西北低中放固體廢物處置場和廣東低中放固體廢物北龍處置場周圍環境γ輻射空氣吸收劑量率處於當地天然本底漲落範圍內,環境介質中與上述企業活動相關的放射性核素活度濃度未見異常。

鈾礦冶周圍環境電離輻射 2015年,鈾礦冶設施周圍輻射環境質量總體穩定。周圍環境γ輻射空氣吸收劑量率、空氣中氡活度濃度、氣溶膠中總α活度濃度、地表水中總鈾和鐳-226濃度與歷年處於同一水平,周邊飲用水中總鈾和鐳-226濃度均低於《鈾礦冶輻射防護和環境保護規定》(GB 23727-2009)中規定的相應限值。

電磁輻射

2015年,31個城市(包括4個直轄市和27個省會城市)環境電磁輻射水平均遠低於《電磁環境控制限值》(GB 8702-2014)規定的公眾曝露控制限值12 V/m(頻率範圍為303000 MHz)。監測的大型電磁輻射發射設施、移動通信基站天線周圍環境敏感點的電磁輻射水平、輸電線和變電站周圍環境敏感點工頻電場強度和磁感應強度低於《電磁環境控制限值》(GB 8702-2014)規定的公眾曝露控制限值。

  措施與行動

【輻射環境保護】2015年,加強輻射環境監測制度設計,研究制定放射性監測機構資質管理辦法;優化完善國家輻射環境監測網,國控輻射環境質量監測點由890個增加到987個,實時發佈輻射環境自動監測站空氣吸收劑量率數據。全面推進核基地與核設施輻射環境現狀調查與評價,完成對雲南381礦和765礦的調查與評價工作。在全國範圍內組織開展了城市放射性廢物庫、Ⅲ類以上放射源及Ⅱ類以上射線裝置利用單位(不含醫院和放射性藥品生産企業)和甲級非密封放射性場所等為重點的核技術利用領域專項輻射安全綜合檢查。對《建設項目環境影響評價分類管理名錄》中核技術利用項目類、電磁類、鈾礦地質勘探及退役治理類環評類別進行調整簡化,印發《關於實施對公共場所櫃式X射線行李包檢查設備最終用戶免於輻射安全管理的公告》《關於放射性藥品輻射安全管理有關事項的公告》《核技術利用項目公眾溝通工作指南(試行)》《輸變電工程公眾溝通工作指南(試行)》和《城市放射性廢物庫安全防範系統要求》,並組織實施。

版權所有:中華人民共和國生態環境部

ICP備案編號: 京ICP備05009132號

網站標識碼:bm17000009 

京公網安備 11040102700072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