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版

人人一平米,共同守護生物多樣性

2020-04-20

2020-04-20
分享到:
[打印] 字號:[大] [中] [小]

  4月13日,“人人一平米,共同守護生物多樣性”活動正式啟動。活動由螞蟻金服和中華環境保護基金會、山水自然保護中心合作,由《生物多樣性公約》第十五次締約方大會(COP15)籌備工作執行委員會辦公室指導,在支付寶“螞蟻森林”,網友通過使用350g綠色能量“兌換”1平方米保護面積的形式,與螞蟻森林裏“面積最大、物種最多、海拔最高”的嘉塘保護地建立密切連接,支持三江源地區生物多樣性保護。該活動是中華環境保護基金會聯合相關企業和機構開展的保護生物多樣性支持COP15的系列活動之一,也是首個宣傳和使用COP15會標的社會公益活動。

  攝影/戴胡萱

  嘉塘保護地位於三江源國家級自然保護區通天河沿保護分區的實驗區。這裡是中國三大河流的發源地,孕育著中華民族悠久文明歷史的世界著名江河長江、黃河和瀾滄江的源頭匯水區。

  嘉塘地理位置及長江水系示意圖 製圖/韓雪松

  遼闊綿延的長江,激越雄渾的黃河,豐富聚匯的瀾滄江,三大江河回到起點,在這裡,一切都還是最初的樣子:山連著天,天映在河裏,通透的藍和清澈的綠,是山的弧線,也是水的漣漪。

  在當地人的語言裏,“嘉塘”,正有碰面的意思。這裡的人相信,野生動物是神靈的朋友,與野生動物相遇,意味著好運和吉祥。

  高原鼠兔

攝影/韓雪松

  鼠兔,嘉塘草原最常見的小動物之一,大量活躍在草原的角角落落。鼠兔看上去古靈精怪,活動十分敏捷,喜歡吃些花棘豆啊,弱小火絨草啊,矮生忍冬什麼的。長得毛茸茸,肉乎乎,肥嘟嘟……

  鼠兔是棕熊、藏狐、兔猻、荒漠貓、香鼬、艾鼬、石貂、草原雕、大鵟、獵隼、縱紋腹小鸮……幾乎所有肉食動物們最主要的口糧(佔其食物比例的60%~100%)。

  藏狐

  藏狐雖身在嘉塘草原,卻憑藉那張可遇不可求的憨萌大方臉,和一對謎之小細眼,揚名互聯網。

  藏狐主要靠吃鼠兔活著。通過對藏狐糞便進行DNA檢測發現,99%的藏狐糞便中包含鼠兔DNA,而其中73%則只含有鼠兔DNA。

  黑頸鶴

  攝影/韓雪松

  作為世界上唯一一種生長、繁殖在高原的鶴類黑頸鶴,是典型的“一夫一妻制”鳥類,不僅美麗優雅,更忠貞不渝。黑頸鶴多以家庭為單位分散繁殖,領地意識強。

  大鳥舞動著修長的脖頸和羽翼,小鳥緊緊跟隨。一家鶴就像一幅畫,悠然自得,過著樸素的桃源生活。

  但遇見這樣的畫面,可能越來越難。

  全球氣候變化影響了青藏高原的冰川資源,直接威脅到黑頸鶴的棲息地質量,目前全世界,黑頸鶴的種群數量僅為10000隻左右。

  因此,如果你有幸能遇見黑頸鶴一家,除了讚嘆自己的好運氣,更要深知,它們需要跟你一起,守護種族的命運。

  荒漠貓

  在草原的眾多野生動物中,還有位最最特別的喵星人,它就是我們中國特有的貓科動物:荒漠貓。

  荒漠貓只在中國才有,分佈在青海、甘肅、四川等地,數量十分稀少,屬於國家二級保護動物,易危級。再加之貓科動物生性謹慎,晝伏夜出,荒漠貓的野外觀察工作一直十分困難。

  2018年9月,三江源地區的紅外相機拍到了荒漠貓的影像:在一隻“大橘”的帶領下,兩隻毛絨絨的小腦袋從一個旱獺洞中鑽了出來,小貓在貓媽媽身上蹭啊蹭啊蹭,十分可愛。

  雖然有“國寶”的地位,但其實,除了有淡藍色眼睛和尾巴上6~8個黑色圈圈外,荒漠貓似乎和家貓並無明顯區別,基本就是一個略大只的喵主子。

  工作人員正在布設紅外相機

  和家貓一樣,它們睡很多覺,伸很多懶腰,有天使的面龐和魔鬼的利爪。

  長久以來,嘉塘草原孕育著許多充滿個性的野生動物們。

  近年間,受環境和人類活動影響,嘉塘草原退化嚴重,退化面積接近60%。

  有牧民回憶,曾經的草原,草可以高至馬鐙。這樣的景象如今已許久沒有見過了。

  大自然從來都是牽一髮而動全身。草場退化,小動物們就缺乏糧食,食物鏈層層遞進,中大型食肉動物也將受到生存威脅。人類捕殺,更是直接影響到動物們的生存。

  人也好,樹木也好,鼠兔、藏狐、黑頸鶴或荒漠貓也好,我們都是自然的孩子。

  儘管還沒見過面,但你也可以認識、理解並保護。

  一起加入“人人一平米,共同守護生物多樣性”活動中吧!

  來源:中華環境保護基金會

版權所有:中華人民共和國生態環境部

ICP備案編號: 京ICP備05009132號

網站標識碼:bm17000009 

京公網安備 11040102700072號